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零八章 炼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咳咳咳……”在达到最中间剑池之后,双龙化作王福生。《王福生全身被剑气洞穿了不知道多个血洞,咳嗽中鲜血涌出显然是收了重创。不死血不断在体内燃烧修复着被剑气洞穿的伤口,剑池中四面八方涌来的剑气,不断冲入王福生的灵魂之中,似乎想要绞碎他的灵魂。此时原本毫无动静的古卷再次颤动起来,护住了王福生的灵魂不被剑气所伤。

    “你也是龙族!”龙长空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虽然刚才看到王福生身上的龙纹他已经有所猜测。但却没有想到王福生的龙族血脉竟然如此纯净,竟然可以身体化龙。要知道他也只能化成半龙。无法整体化龙。虽然王福生可能是使用什么秘法做到的,但能够做到这一点不论是使用了什么方法,龙族血脉的纯净程度都毋庸置疑。

    “双龙血脉,而且还是火龙和魔龙,并且血脉极其的高贵。”邪风几人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色,显然没有想到王福生竟然具有如此高贵的龙族血脉。灵杰则是皱了一下眉头,他一直怀疑王福生是九大种族之一的一个种族的后裔,甚至很有可能是恒古皇族的后裔。而且是直系后裔,不想龙长空这样母族才是恒古皇族。但没想到的是王福生竟然是龙族血脉。

    “不……”龙长空龇目欲裂大声的咆哮起来,就在所有人在惊讶王福生血脉的时候。已经达到中间剑池的王福生,直接伸手抓住龙纹仙剑。龙纹仙剑没有任何的挣扎,而且好像还在吸收王福生手掌中流淌的鲜血,这无疑是仙剑人住的表现。

    愤怒的龙长空海龙的血脉剧烈的燃烧起来,秘法瞬间使用让自己整个人头都变成了龙头,对着剑池中间发出一声比刚才更加令人灵魂震颤的龙吟声音。被王福生握在手中原本沉静的龙纹仙剑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想要挣脱。整个剑池也剧烈躁动起来,其他剑池中的仙剑也飞起,不局限于自己所在的剑池,凡是在剑池中的人都将面临它们疯狂的进攻。

    噗嗤!一道鲜血标飞出去,一颗巨大的龙头在剑池中飞出,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原本还在剑池中间的王福生出现在龙长空所在的剑池之中。手中的龙纹剑滴着鲜血。像是在兴奋的轻吟,又像是在为一个拥有龙族血脉后裔的死亡而默哀。整个剑池猛然沉静下来,似乎就连仙剑也感受到了王福生身体中躁动的杀意,不敢再有丝毫的异动。

    邪风几人小心翼翼的看着王福生,抓着自己获取的仙剑,慢慢的离开了剑池之中。王福生双目之中血芒不断的闪烁着,一股股杀气在他身体四周不断肆虐,原本剑池中的仙剑有几把竟然被他身上的杀气绞的粉碎。让邪风几人面色大变再也不敢靠近。

    “呼……”半响之后王福生恢复正常,双目中不再有血芒闪烁。但王福生的气息却变得格外的可怕。看了一眼手中的龙纹剑。王福生不禁抬头看向山顶上那个嘴角含笑,似乎俯视着下方的仙人。之前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更加的清晰起来,或者说王福生清晰的感觉到,那个俯视下方的仙人,此时正在嘴角含笑的看着他。

    “剑魔!”王福生面色凛然,目光凝重的吐出这两个字。没错,山顶上面的那个仙人根本不是什么仙人,而是剑魔。整座剑峰上面的仙剑。都是当年他挑战无数世界的剑修强者,击杀他们然后把他们的佩剑拘谨于此。以剑养剑的手法根本就不是什么上古剑修的独门养剑办法。而是剑魔修炼魔剑的办法。

    这些仙剑并非是吸收其他仙剑的精华来强大自己,而是自身的精华被一点点的抽走滋润着剑魔的魔剑。有些仙剑的灵气被吸干了,于是就变成了废铁。现在依然是仙剑的宝剑,只是精元还没有被吸干而已。这就是为什么还存在的仙剑体内的剑灵会被铁链束缚着的原因。而被带走的饿仙剑说是仙界择主,不如说是剑魔在选择剑奴。

    被带走的仙剑外表看上去是仙剑,但里面的剑灵却已经变成魔灵。它们会不断的侵蚀用剑者的心神。最后控制住用剑者。用用剑者的精元来养剑,最后把用剑者变成剑奴,然后为剑魔寻找更多的剑奴。刚才王福生就是在为剑灵去除体内的魔龙,所以才会如此杀意躁动。不过不知道为何山顶的剑魔突然死了,留下这个充满魔剑。但却看似是仙剑的剑峰。

    “你说什么?”听到王福生的话,灵杰皱着眉头看向他。

    “剑灵中隐藏着魔念,上面那个不是什么剑仙,而是剑魔。不信的话你可以仔细检查一下,当然检查不出来你们不信我也没把那。我先上去看看了,信不信在你们自己。”王福生耸了耸肩说道,一步踏向阶梯继续向前走去。

    “管他是剑魔还是剑仙,管我什么事情。”邪风冷冷一笑,他并非什么善男信女,而是邪王的儿子。剑仙的仙剑他喜欢,剑魔的仙剑更和他的胃口。所以他并不在意这一点。仙雪和剑慕白面色变了一下,看了看手中的仙剑没决定使用。而是收了起来,已经拿到仙剑的他们可以上山了。既然仙剑不确定是仙剑还是魔剑,那就回去让长辈检查一下再使用好了。

    几个人紧随王福生的身后一起登山。山顶之上空空如也,只有仙人的尸体坐在那里再无他物。王福生围着仙人尸体走了一圈皱起了眉头,山顶一览无遗。仙人色尸体上面虽然仙气缭绕,但显然已经死去多时,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可是刚才窥视他的目光来自哪里?难道是错觉?可是第一次视错觉,自己刚才拿到龙纹剑的时候明明又感觉到一次。

    “什么破山顶,除了身体什么都没有。难道宝物在尸体之中,我看他身上这件衣物似乎不简单,这多年都没有腐蚀掉。”邪风皱起了眉头,随即脸上带着邪笑伸手向着仙人尸体抓取。

    “住手!”王福生大吼一声。全身汗毛悚立向着四周看去,在邪风抓向尸体的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险笼罩在自己身上。邪风手停在仙人的面前没有停下,剑慕白和仙雪几人面色也大变,显然也感觉到了什么。

    “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的!”邪风面色凛然扫视四周,他也感觉到刚才的危险。似乎就来自这个山顶山。但是却无法确定到底来自哪里。一时间山顶变得寂静起来,大家都瞪着眼睛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

    “你说危险是不是来自他?”面临未知的危险王福生暂时放下了成见,指着仙人的尸体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他?怎么可能?”邪风几人摇了摇头,但不信的神色还没有在脸上扩散,几个人瞬间都逃离了仙人尸体的旁边,然后大眼瞪小眼的相互对视一眼,又把目光放在了仙人尸体上。虽然感觉到太过诡异,但整个山顶上只有仙人的尸体。那种危险突然降临的感觉似乎除了他之外,山顶上再也没人有这样的实力。让他们几个同事感觉头皮发麻小命不保。

    “你说他是剑魔,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仙雪迟疑一下看向王福生,她虽然恨不得宰了王福生。但此时显然不是内讧的时候,因为他们拿到仙剑竟然没有得到任何离开的提示,而且从下面一步步的走上来,即便没有到半个月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按理说这座剑峰应该把他们传送出去才是,但是现在却没有反应,显然有什么东西存在于四周阻挡了他们离开。

    “整座剑峰上的仙剑。都是当年剑魔挑战各界的剑修高手,杀了仙剑的主人之后。把仙剑拘谨在这里,然后抽取剑灵的精元。”

    “是,之前还在抽取剑灵的精元吗?”仙雪继续问道,王福生点了点头。之前他可以看到仙剑内部的时候。剑灵的精元的确依然被抽走这。只是刚点了一下头王福生全身的汗毛就炸隆起来,其他几人也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

    “你不会是说剑魔还活着吧?”剑慕白瞪大了眼睛看向仙人的尸体,面色有些僵硬。

    “剑魔已经死了可以确定。但是他的魔剑或许还活着。要知道这些仙剑的剑灵被抽取了无数岁月的精元,有的仙剑依然还存在。不断吸收剑灵警员的魔剑肯定不会被岁月损伤的。它一定存在于这座剑峰之中。”王福生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同事眼底不禁看开始跳动起兴奋的火焰,邪风仙魔不忌王福生也没有什么忌讳。吸收那么多仙剑精元培育无数岁月的魔剑,一定强大的可怕。

    “哈哈…….等待了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了一个聪明的人。只是你身上有些气息让我讨厌。”原本一动不动的仙人突然狂笑起来,王福生几人面色大变向后退去。目光死死盯着仙人全身紧绷发现有什么不妥好立刻逃走。

    仙人缓缓的站了起来。全身缭绕的仙气一点点的变成了魔气,双目幽幽犹如鬼火一般。眉心的位置出现了一道血色的竖痕,一滴鲜血慢慢的从竖痕中流出,就好似有什么利刃生生的在仙人额头的位置开了第三只眼睛,王福生感觉全身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身上似乎背着一座无形的大山,让他的双腿一点点的陷入地面之中。

    “臣服于我,我将赐予你们力量。并且传承你们无上魔剑诀,让你们驰骋天地之间。”仙人全身魔气缭绕犹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大魔头,全身凶煞的气焰让四周空间都为之扭曲,让人的灵魂犹如暴露在寒风之中一样。

    “你应该无法离开这里吧?”王福生眉头紧锁看着站起来的魔剑,双目幽幽犹如深邃的潭水,漆黑的双目中有一朵火焰在跳动着,那是神血。在王福生听到自己他体内有让剑魔讨厌的气息的时候,他首先想到了神血。同时也想通了为何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的古卷在这个时候发出声响。古卷有动静虽然和此地某种东西有关,但绝大部分应该受到了神血的牵引。

    “小子,我越来越欣赏你了。”魔剑一愣随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福生,但双目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全是凛冽的杀气。

    “说到底你只不过是一柄魔剑而已,搞的自己像是剑魔本人一样。你要是真的那么厉害直接拘禁我们几个人便是,又拿来的这么多废话。”灵杰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双目闪烁的盯着魔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又如何,就算我只是魔剑,但你们有资格对抗我吗?乖乖的奉献上你们的灵魂,我很久没有尝到新鲜灵魂的味道了,那些剑灵的精元吃了这么多年早就吃腻了。而之前那些废物只能到半山腰根本无法上来。就算是上来的也被卡在下面的剑池中,一把剑都得不到只能望着我垂手顿足简直草包非常。所以我只好分出一缕魔念准备把他们培养成普通的剑奴。”魔剑冷哼一声。

    “镇压住他。我们再商量魔剑怎么分,总之你们不想让一把剑成为你们的主人吧?”王福生沉声说道,原本面色看不出什么的邪风几人面色变了一下,相互对视一眼最后点了点头。显然王福生说道了重点。

    这把魔剑格外的不烦已经亲眼看到,对方不但可以操控仙人的尸体,而且口吐人眼智力不低。更重要的是它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岁月仙剑的精元,无数仙剑因为被它吸干了精元而死。它的强大绝对超出任何人的想想,但即便如此。弱者虽然臣服于强者做奴仆,但是沉浮一把剑。从内心中来说在场的人没人能够接受。

    “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魔剑摇了摇头,随后脸上带着一丝魔性的笑容,“不过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你们五个人中我只留下一个人作为的替身躯壳,其他四个人都可以离开。而且离开的人可以随意到下面的剑池中获得3把仙剑,仙剑你们可以自己选择,我帮你们解开上面的封印,让仙剑可以直接被你们带走如何?”

    “这样的挑拨离间你不觉得再侮辱我们的智商吗?”邪风冷冷一下。其他人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五把。”仙人一笑没有辩解什么开口吐出两个字,嘲讽的邪风面色顿了一下。看到几个人不说话仙人笑的更加的邪恶,“十把。”

    “把你宰了或者镇压,整个剑峰上的仙剑都是我们的,倒是可以予取予求。所以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吧。”王福生冷哼一声。

    “虽然我的确是再诱惑你们,让你们内讧。但你可以做到全心全意对付我,就不怕其他人趁着战斗时候带着仙剑离开吗?要知道就算你的猜测都是真的。我不能离开山顶,甚至不能动用太多的力量。但如果我想玉石俱焚的话,你们五个人没有一个人可以走脱的。所以现在拿上十把仙剑离开,这绝对是很划算的买卖。而你们需要做的只是留下一个人而已。”

    剑魔笑的很邪恶,其他人都沉默下来。虽然每个人都面色沉静。但显然都动了心思,毕竟下面剑池中的仙剑没有一把是简单的。能够获得十把直接离开,这绝对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选择,就算王福生都心动不已。更别说是其他人了。原本五个人就不是什么同生共死的关系,甚至都恨不得其他人死去自己独占好处,根本不可能相互信任的合作。

    “看你们好像很难选择,这样吧我来选择。他留下,你们四个人每人带一把仙剑离开,给你们半个时辰考虑的时间。半个时辰之后我将封山,不离开那就都不要离开了。”剑魔指了王福生一下,然后笑着又盘坐了下来。

    仙雪几人一愣,看了看面色阴沉的王福生,又看了看剑魔沉寂下来。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五个人没有任何的交流,就连灵杰看王福生的目光都开始躲闪起来,邪王三人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似乎在衡量是联手镇压剑魔获得更多的好处。还是见好就收带着十把仙剑离开。王福生面色沉静看着剑魔没有说话。

    “我退出!”一炷香之后剑慕白开口说道,然后不等其他人反应直接冲下山进入了剑池之中。一旦有生灵靠近就会发动剑气攻击的剑池在剑慕白进入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动静,十把极其强大的仙剑被剑慕白取走,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下山的阶梯之上。

    “我也放弃,对抗它的代价太大。”仙雪一咬牙也向着下面剑池飞去,然后卷走自己看中的十把仙剑直接离开。

    “五个人都没有把握。现在只剩下三个人了,我也就不勉强了。”邪风笑了笑走了下去,同样取走十把仙剑快速的离开。山顶上顿时变得空旷起来,只留下王福生和灵杰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