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三百四十八章、信手脱枷破空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三百四十八章、信手脱枷破空游

    “那绵峦如画,是何时的情怀淹留?”游方语气一沉发出第三声叹问,他似能清晰的感受到吴玉翀所承受的苦楚,但心盘仍然缓缓运转,法阵的威力到达了极致,他自己身心中也有酸楚与困倦感袭来。

    吴玉翀仿佛从天地之间默视与倒映的星光环绕中又回到了绵山,已经亘存千古的绵山、刚刚与游方一路走来的绵山。她能清晰的感应到游方的元神映射,包含那缠绵如画的回味,他在看着她,目光竟似那夜凝视的眼神。

    ……

    笼罩真源洞天的天人合一大阵缓缓散去,神祠对面的山坡上,朴姬政朝安佐杰道:“看这形势仪式应该已经结束了,我们是否应该立刻回去,否则等阁主出来,会发现我们擅离职守。”

    安佐杰答道:“不着急,派人进真源洞天探明情况,我们先在神祠中隔着山屏等候。”

    他们走下山坡、攀上绝壁,来到内堂入口处的神祠中,命两名手下进去问情况。时间不大有人出来回报道:“驻守祖师殿的兄弟们都没事,但是在洞天处那块大白石旁边的两名兄弟倒地不醒,凌家兄弟也晕倒在密室入口外。”

    安佐杰吃了一惊:“阁主与梅兰德呢?”

    “没有动静,没有人出来。”

    安佐杰眉头紧锁:“把那四个晕倒的都抬出来,让我亲眼看看。”

    凌无实、凌无虚还有另外两名昏厥的无冲派弟子被抬了出来,安佐杰俯下身子验看,发现这几人并非是受到外力伤害,倒很像是极度困倦的熟睡或力量被抽干的晕厥,不仅神气耗尽,一身秘法修为竟然也被废去了!

    安佐杰的眼皮忍不住在跳,心脏也在狂跳,做了几个深呼吸尽量保持平静,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以沉痛的声音道:“阁主恐与那梅兰德同归于尽了,二老板在璇玑机峰上的遭遇与之类似,难怪他没有下来,一代地师最后的手段应是玉石俱焚。但阁主为防万一已有密令,将无冲派以及组织的一切托付于我掌管。”

    朴姬政在一旁悄声提醒道:“无冲化煞金铃不在,密室并没有出口,那两人还在里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安佐杰点头道:“你带人进去,不管是凿是砸还是定向爆破,把密室的门打开。”见朴姬政面色踌躇,他又一指地上的凌无实与凌无虚道:“他们两人都这样了,你以为密室中的阁主会怎样?如果她还活着那更好,你说呢?”

    朴姬政:“是不是再等等?阁主不可能没有防备,也有可能会自己走出来。”

    安佐杰:“假如出来的人是梅兰德呢?”

    朴姬政:“我们这么多人还带着枪,用得着怕他一个吗?”

    安佐杰一笑:“这不就是了吗,你怕什么?这样的机会,对我们来说是最好不过。”

    朴姬政仍然有些犹豫:“还是再等等吧,那两人的手段都不好对付,我建议在密室入口两侧悄悄装上炸药,然后再……”

    安佐杰一摆手:“那你就去办吧,先等一个时辰再进去,但要记住,如果还有人活下来,不论是谁,尽量要活的!”

    朴姬政带着几个人进去了,安佐杰看着他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然后他又低下头仔细查看凌氏兄弟的状况,却越看越是暗暗心惊,恰在此时山中有一阵风吹过,这隐秘的神祠不受山风之扰,却能听见远山万木发出的浪涛之声,有一群飞鸟被惊动扑扇着翅膀从半空飞过。

    安佐杰莫名打了个寒战,一看身边还有六个人,命两人守在这里,对其余四人道:“你们跟我走,注意隐匿声息,我们先去看看山外的动静。”

    他让朴姬政无需害怕,自己却觉得非常不安,甚至莫名心惊肉跳。安佐杰此刻也明白了当初唐朝尚为何没有走下璇玑峰,带去的十五名精锐高手也一个都没有回来,那地气宗师真是手段通玄,那无名运转的大阵竟然能废去人的秘法修为,如此说来,梅兰德的秘法修为应该首先被废去才对,真的是同归于尽啊!

    假如梅兰德与阁主的秘法修为都被废去,那么这两人现在有可能还活着,对安佐杰而言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可以从他们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秘密。他却有些不敢亲自去密室,他也是一代高手,带领这么多手下就算硬拼那两人也不一定会输,更何况是如今这种情况?

    但安佐杰就是不敢,他已经被凌无实与凌无虚的样子吓着了,猜不透梅兰德还有多少后手,回想起梅兰德跟随阁主进入真源洞天时是那般坦然,此刻才有些回过味来。唐朝尚曾经密令唐半修杀了他,谁知道阁主是否也接到了同样的密令?看阁主和梅兰德在一起的样子十分可疑,难道这两人察觉了自己的异心,达成了某种秘密协议?

    他越想越觉得不安,觉得脊梁骨冷飕飕的,觉得这里也不安全。假如他真的敢放手一搏,此刻的游方和吴玉翀当然不是对手。

    自从青山湖一战之后,他学会了隐忍,人也变得更聪明狡诈甚至可怕,因此在璇玑峰一战中幸运逃脱。可是也正因为他当初逃脱的太幸运,这经历让他多了一分老江湖的游滑,却少了应有的胆色,此刻又决定要溜了。

    安佐杰悄悄离开,打算等到确认此地无恙之后再回来,心中暗想万一这又是个陷井呢?可别被人里应外合包了饺子!

    ……

    密室中,吴玉翀脸上的泪痕已干,已经有整整一个时辰可以让她想清楚所面对的一切。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默默的互相看着对方,游方的眼神充满怜意。吴玉翀的眼神有幽怨、不甘、痛楚等种种复杂的含义,最终却渐渐平和,甚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解脱之意。

    “你我之间,终将有一人要解脱。”良久之后,还是游方先开口说话了。

    “这个人原来是我,来的这一路上你都在告诉我,我却没有想到。”吴玉翀看着游方说话,眼圈又红了,神色说不清是幽怨还是恨。

    “你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终于完成了师命。我也做了你要求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都是你也是我们要承受的,现在你该打开锁链了。”游方说着话抬起了左手,腕上扣着锁环,手中却拿着煞意凌厉的出鞘秦渔。

    游方随身之物除了量天尺都放在一个背包里,背包是吴玉翀提前为他准备好的,仪式开始时在屋子的一角游方够不着的地方,仪式开始之后吴玉翀的身形动不了,没有发现剑是怎么到了游方的手中。

    吴玉翀的胸脯在起伏,看着游方手中的剑,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可以将锁链斩断,你的武功仍在,剑也非常锋利,以劲力完全可以办到。”。

    游方看了看手中的秦渔,摇了摇头,语气很怜惜:“我心痛我的剑,斩开这锁链会伤着她的,还是请你亲手用钥匙打开。”

    吴玉翀身前是持剑的游方,身后是密室的门,她可以选择打开锁链也可以选择转身逃走,这时她做了个深呼吸,缓缓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站起身从腰间取出钥匙走上前去。游方手中的剑尖直指着她的心口,只要微微往前一送就能取她的性命,吴玉翀俯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