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0章 多重考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色渐暗,三人在莲花岛上寻找了大半天,也没有寻到什么线索,只好无功而返。

    夜色渐渐笼罩着莲花岛,通灵洞中,三个人默默地坐在灵石床上,谁也不敢说出“睡觉”两个字,因为此时此刻,此地此景,或许这两个字会让人联想到什么,尤其是陈冬和叶盈盈刚经历了这么多。

    终于,叶盈盈开口了:“陈大哥,你和飞虹姐睡吧。”

    陈冬忙说:“不,不,还是你们睡吧。”

    黄飞虹说:“陈大哥,我们搜索了一天,一定要好好休息,不然明天怎么开始搜索。”

    叶盈盈说:“算了,我们别争了,三个人,一起睡。”

    黄飞虹看看陈冬。

    陈冬一听,点点头,在中间躺了下来。黄飞虹和叶盈盈一左一右,躺在陈冬身侧。

    这一夜,尽管三个人心中杂念丛生,但是,依然相安无事。

    第二天早上,三人醒来,吃了一些桃子,继续寻找离开的线索。

    这一次,三个人几乎寻遍了莲花岛,凡是能够搬开的石头都搬动了。

    到了傍晚时候,三人还是没有找到线索。

    陈冬有些急了,他觉得长此下去,说不定自己又会犯下过错。他有些急躁,一拳砸在洞口。

    陈冬所捶的地方,并不光滑,也就是说,石头有棱角。任何人的拳头捶在有棱角的石头上,都不是件愉快的事。此时,陈冬也是这样。一阵痛疼后,陈冬的拳头便淌出了血。

    黄飞虹和叶盈盈赶紧将他拉到通灵洞中,坐在灵石床上。

    黄飞虹忙说:“陈大哥,快包扎一下。”

    叶盈盈赶紧扯了一块布条过来,正要给陈冬包扎,只见陈冬手上一滴血落在床上,蓦地,陈冬三人被一道金光裹住,闪闪不见了。

    三人再次出现,已经站在玲珑塔通往第七层的楼梯上。

    三人大喜,看到了希望。

    陈冬率先跳到第七层塔上。

    第七层已经到了塔顶,除了上面封着顶外,四面八方除了几个柱子,空旷旷的。

    远处,云雾缭绕,如梦如幻。

    忽然间,一阵管弦乐传来,只见半空中金光幻现,塔顶出现五个半裸的女子,浓妆艳抹,香气扑鼻,手中各有一个乐器,有铜管、有琵琶、有鼓,有打板,有笙,五女成五朵莲花状围住三人,腰肢扭动间,袒胸露背,诱惑连连。

    陈冬只觉得脑子中一阵晕眩,赶紧摒弃杂念。

    一女娇笑连连,突然琵琶拨动,陈冬绮念杂生,赶紧盘膝坐下,眼观鼻,鼻观心,心驻神,神守灵台。

    五女围绕陈冬,举手投足,无不香艳撩人,当真是丰乳肥臀,让人血脉贲张。黄飞虹和叶盈盈虽然是女子,也是心弦拨动,绮念不息。

    陈冬默念《心经》,抵抗着来自五位妙龄女郎的诱惑,因为他知道,这一定是对他的考验。

    五女格格大笑,纤手一探,在陈冬身上不住地抚摸。

    陈冬跳了起来,双手一错,施展游龙拂穴手,将五女逼开。一女吹了声口哨,但见管弦乐大改,如同天外仙音,虚无缥缈,不知不觉地收摄住人的心神。

    突然间,一女叫了声:“脱。”

    但见黄飞虹和叶盈盈如同被迷幻一般,开始解着自己的衣服。陈冬大惊。三人中,陈冬经历过无数的考验,心智比二女成熟的多,又加上《心经》的辅助,因此,他此时尚能自保,但是二女如何抵抗,不觉间心神已被控制。

    陈冬大喝一声,二女神智微清。

    五女突然变化阵势,风车一般绕着三人转动不停。

    三人逐渐头晕目眩,坐倒在地。

    五女手中乐器奏起,一阵阵靡靡之音传出,让二女无法自己,梦呓般地呼喊着。

    陈冬血脉贲张,左手抱起黄飞虹,右手抱起叶盈盈,夺路便要逃下玲珑塔,猛地,一道绿光平地儿起,将三人卷了起来,忽地一下,不见了。

    等三人清醒过来,发现被封在一处密室之中。

    密室中有三个笼子,每个笼子背后有一道门户,三个人坐在笼子中,每人面前有一把弓弩,而密室之中只有两把箭,箭上拴着一个水囊、一条熟鸡腿和一把钥匙,钥匙上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四个字:密室之钥。

    显然,这是生命的考验,是对饥渴的考验。

    三个人,每个人都可以拿到那两支箭,然后将其他两人射杀,唯一的水囊和鸡腿,而且,可以打开密室而去。外面,应该就是生天。出了密室,等于逃出生天。

    此时,三人就像已经四五天没有吃过一顿饭,没有喝过一杯水的样子,心中充满了饥渴感。每个人都盯着水囊和烧鸡腿,每个人都在舔着嘴唇。

    叶盈盈握了握弓弩,黄飞虹看了看箭矢,陈冬瞥了瞥钥匙。

    三个人,三个动作,都是求生的念头。

    于是,三个人都站了起来,朝前几步,来到了笼子前,无论是谁,只需一伸手便可以拿到箭。

    但是,三人的手都重如千斤。

    这段时间一来,三人的友情,或者说另一种微妙之情,无时不在滋生。

    陈冬垂下手来。三人中,以他的心肠最软,心境最高。虽然他也有求生的欲望,但看看这样的考题,他放弃了。

    叶盈盈也朝后坐来。叶盈盈尽管和黄飞虹相比,不如其胸襟宽广,但是,她想到如果自己要生存下来,不但要杀了黄飞虹,还要杀了陈冬。杀黄飞虹已经万难,杀陈冬更加的不可以。叶盈盈放弃了。

    相比陈冬和叶盈盈,黄飞虹是最后一个放弃的。她求生的欲念持续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