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入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冗长的寂静里,林熠的视线徐徐从一张张各有表情的脸上掠过。没错,自己是掌握了《山海经》,但若这时揭破又有几人会信?当务之急,必须先洗清自己的冤屈,用雷霆手段制住罪魁祸首。

    而另一边,花纤盈却偷偷溜到了凌幽如等人组成的阵势中,来到楚凌宇跟前低声道:“楚大哥,谢谢你帮着林大哥洗清冤情。”

    楚凌宇微笑道:“林熠是我的好兄弟,他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正名洗冤,楚某自然义不容辞要出手襄助。”

    花纤盈点了点头,偷眼看了看远处的邓宣,说道:“我是想告诉你,几天前,我已和邓宣订婚了。再过一个月,就要过门了。”

    楚凌宇颔首道:“我已听邙山双圣说了。恭喜你,邓宣年轻有为前途无量,我看得出他待你很好,大哥代你欢喜。”

    花纤盈咬着红唇踌躇了一会儿,终于问道:“我想请你来喝我的喜酒,你会来么?”

    楚凌宇坦然轻笑道:“当然会,只要金牛宫的人不把我列为不受欢迎人士之列,扫地出门。我妹子的喜酒,做大哥的喝起来也是义不容辞。对了,你喜欢什么样的礼物?无论什么,大哥一定想办法为你办到。”

    花纤盈轻轻摇头道:“你来了就好,我要礼物做甚?”忽然间,她陷入了一阵奇异的沉默,而楚凌宇也不再说话。花纤盈凝望着这个近在咫尺,曾经令她芳心忐忑、难以遣怀的英俊青年,那一场属于自己、曾经青涩的梦,真的悄然去远了么?她忽地幽幽轻叹,旁若无人地从唇角边逸出一缕怅怅的笑容,感觉到邓宣关切而深情的目光,在剑拔弩张的战阵中,须臾不离地注视着自己,幸福、还有一丝淡淡的酸楚失落之情,缠绕心尖。豆蔻年华时,谁都会有自己崇拜与猎奇的对象,可也许真的到手,当新鲜蜕变为平淡时,又忍不住会转而寻求新的刺激。而真正属于自己一生的爱人,会永远在某个地方,等待自己,温暖自己,爱惜自己。只要,自己能够找到,不会浪费。在重新面对楚凌宇的一瞬,花纤盈终于彻底解开了埋藏在少女襟怀最深处的心结。渐渐地,心头有了一种轻松舒畅的解脱感,盈盈一笑道:“楚大哥,我先回爷爷那边了。记得,我和邓宣等你来喝喜酒。”

    与此同时,林熠的目光也如邓宣一般紧紧盯住了一个人。不过,这束目光,绝对不会让被注视者感觉如沐春风、柔情满怀。“玄雨真人,”他平静的声音清晰地飘荡在夜空里,半点透不出铭心刻骨的仇恨和鄙视,问道:“你能否告诉我,恩师玄干真人遇害前的一到两个时辰内,你在什么地方,有何人可以作证?”

    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投射到玄雨真人的脸上。也许是火光闪烁的缘故,他的脸色阴晴不定,但异常冷静地回答道:“当时贫道正在静室清修,这难道需要向谁报备么?”林熠道:“再早些日子,玄逸师叔是和你一起前往筑玉山找寻林某的吧?”玄雨真人哼道:“此事众人皆知,你多问何意?玄逸师兄不幸被容??若蝶设计暗算,含恨身亡,少不了和林教主也有洗脱不去的干系!”

    林熠摇摇头,道:“我师父死了,资历最高的玄逸师叔也不幸遇害,昆吾派的掌门名正言顺地由你继任,真正从中得到丰厚收益的人,该是你才对。而林某,除了背负一身骂名亡命天涯外,请问又得到什么好处?”玄雨真人怒斥道:“笑话,照你的逻辑,倘若有一天贫道也遭人杀害,凶手无着,那本门还有哪位师弟敢接任掌门?林教主,以你今日的身份,实不该含血喷人。”

    林熠低声笑了笑,道:“不错,这点确实不能证明什么,而且我始终在奇怪一件事情,当日我到书斋面见恩师,他老人家正在练字,从笔锋字迹上看,绝不可能是旁人易容冒充。“那么,凶手是如何晓得我会在午后前去恩师修炼的石府,收取他老人家的脏衣裳呢?否则,他又何以能如此精准地嫁祸给我?”

    话音一落,场外有人应声道:“小兄弟,老朽不辱使命,已将人擒来。这家伙没两下什么都招了,果真是个软骨头!”说着话,一位落拓老道轻松自如地手提一人,足不点地切入人群。说来也怪,也没见他振臂推搡,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雄浑莫御的无形力量,将周围的人弹向两侧,让开一条通道,倏忽来到近前。仇厉二话不说,当场跪倒施礼道:“弟子拜见恩师,恭祝您老人家安康逍遥!”青松子头皮发麻、目不转睛地盯着老道士,喃喃道:“巫圣云洗尘!”

    云洗尘嘿嘿一笑,“啪”地把手提之人扔在林熠脚下,说道:“不错,看来老朽让各位失望了,不但活得好好的,而且应小兄弟之请给诸位送来一份大礼!”

    自从两年前,云洗尘将冥教教主之位禅让给林熠,自己甩手不干、杳然远去后便不知所踪。渐渐地,却有谣言风行,说他已被林熠暗中下毒害死,以免哪天他老人家想通了,回来再争教主宝座。

    今日乍见他活蹦乱跳地突然现身眼前,让人吃惊之下,更平添一缕忧虑。

    宋震远可不知宿老们正在深谋远虑,他瞧着委顿在地的中年道士诧异道:“这不是清原师兄么?林师弟,你怎么把他给抓来了?”

    玄雨真人断喝道:“林熠,云洗尘,你们劫掠折磨清原师侄,到底有何图谋?”

    林熠低头看着自己曾经的大师兄清原道人,神态疲惫、面色惨白,五官在不由自主地颤抖,显然刚才的几个时辰里,他对巫圣云洗尘的手段,有了充分而深刻的体会和认识。

    他暗暗感慨,说道:“清原师兄,当日小弟回返昆吾面见恩师,是你在外守值吧?”

    清原瘫坐在地,不敢看林熠,更不敢去试探碰触周身一道道恶狼悍鹰般的目光,勉强振作精神,用几不可闻的声音答道:“是贫道。”

    林熠叹了口气道:“我和师父的对话,你也完全听清了,对不对?那么,你将我午后要前往石府的事情,又告诉了谁?”

    清原道人沉默片刻,咬牙道:“我只告诉过玄雨师叔!我有把柄捏在他的手中,不得不违心听命于他。本以为,你的行踪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孰知竟酿出这天大的祸事!林师弟,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师父,你一掌杀了我吧!”

    他的声音尽管很低又有些模糊不清,但在场之人无不修为精深,自是听得清清楚楚。人群先是沉默,接着是骚动,更多的人却是在怀疑。

    玄雨真人咬牙切齿道:“林熠,你用什么卑鄙手段胁迫清原,令他攀咬贫道?”

    林熠冷笑道:“掌门的话真是有趣,我不找别人,为何偏要找上清原师兄?”

    玄澜真人见掌门师兄受困,禁不住嘿然说道:“林熠,你好毒的心思!谁不晓得你们洗剑斋同门情深,譬如手足?也难为你们前仆后继,这次又让清原师侄来上演苦肉计,将黑锅直接栽到掌门真人的身上。

    “今日你若不能拿出铁证,就凭这条嫁祸本派掌门的无耻罪行,我昆吾山全体弟子定不会与你善罢罢休!”

    林熠神情笃定,好似把玄澜真人义正严辞的呵斥,当补药一般,轻笑道:“要铁证么,恰巧,我这里除了人证之外,还有一点书证,正要请诸位过目。”他转向楚凌宇,道:“楚兄,现在你可以告诉大伙儿,你方才都有哪些收获?”

    楚凌宇点点头,从容面对众人道:“弟子和凌长老以及邙山双圣受林教主之托,悄悄搜查了玄恕真人居所,从一处极为隐秘的夹墙内,找到几份东西。上面记载了玄雨真人为谋夺掌门之位,接连杀害玄逸、玄干两位真人的内情??”

    他的话还没说完,玄雨真人已气得浑身发抖,怒喝道:“一派胡言,血口喷人!林熠,你敢不敢将你所谓的证据公诸于众?”众人听楚凌宇言之凿凿地指证玄雨真人,或多或少增多疑心,可瞧玄雨真人愤怒不已,坚持要林熠公布书证,又不禁动摇起来。一时间,谁是真人,谁是真鬼,是非莫辨。

    楚凌宇和林熠交换了一个眼色,迈步走到盘念大师身前,从袖口里取出一迭纸笺双手奉上,恭声道:“大师,您德高望重又是局外之人,这书证就劳您过目鉴定。”由于楚凌宇背对着玄雨真人,尽管看不到他拿出的是什么东西,可这位昆吾派的掌门,依旧能清清楚楚地瞧见,盘念大师脸上神情变化的微妙轨迹。盘念大师仿佛先是错愕,而后是迷惑,最终苦笑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玄雨掌门,你却教老衲怎么说才好?”

    玄雨真人如遭五雷轰顶,难以置信地失态道:“不可能!盘念大师,你可要仔细看清楚,这笔迹究竟是不是玄恕师弟的?”凌幽如唰地打开一张卷轴,上面是幅龙飞凤舞的书法题字,高声问道:“有没有哪位能认出,这是谁的手书?”

    玄澜真人明显呆了一下,随即就发觉自己突然成了人人瞩目的明星,想推脱也是不能,无奈道:“是玄恕师兄的字,本该挂在他的静室之中,却被你们盗走!”

    盘念大师叹息道:“原来凌长老早有准备,倒也省却了一番来回奔波取证的周折。”

    这话等若是判了玄雨真人的死刑,玄定真人情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