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双龙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迎亲的大花轿已进了青木宫,劈劈啪啪的喜庆爆竹震耳欲聋。

    新郎倌邓宣喜气洋洋,率着浩荡的迎亲队伍一路吹打,引得路人瞩目。一群小童嘻嘻哈哈追在花轿前后,有那不怕闯祸的还从家里偷出洗脸铜盆,用木棒敲得铛铛脆响,不亦乐乎。

    无涯山庄一役流淌的鲜血,仿佛已在人们的记忆里淡去。所有的一切,都在逐渐恢复到以往那种平和的日子。

    花千迭老怀畅慰。小孙女出嫁,联姻金牛宫,不仅圣教教主林熠、天石宫宫主石品天和魔道的群豪争相来贺,甚至正道各家的掌门,也破天荒地连袂驾临恭祝新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他们早已商量好,要一起前往血奕天下的冥海祭奠容若蝶。假如没有她,眼前的繁华盛世,可能只待后人在灰烬里找寻遗迹。

    别东来、云洗尘、盘念大师、雨抱朴这些位平日难得一见的帝圣大师,居然不约而同也先后抵达,实在是花千迭的意外之喜。更耐人寻味的是,天宗宗族戎淡远虽未亲至,却委托雪宜宁带来贺礼。

    见到雪宜宁的到来,最开心的人并非花千迭,而是雨抱朴。两人纠缠抑郁了二十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

    然而迎亲队伍到花厅门口却出了状况,门外台阶上,一群人嬉皮笑脸地堵住邓宣的去路,说只有被他们修理到顺眼的新郎倌,才有机会接走新娘。

    林熠、罗禹、石左寒、邙山双圣、姚人北,还有一帮青木宫的太保太妹,随便挑哪个,邓宣也吃罪不起,只好连连作揖道:“各位兄弟姐妹、叔叔大伯,求你们高抬贵手,放我进去吧。”

    一向稳重的罗禹这时也原形毕露,许是深知养育花草的不易,毫不给面子地摇头道:“不行!人家青木宫辛辛苦苦地撒种子养到开花,你却想轻轻巧巧摘下来,插进自己的瓶里,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邓宣哭笑不得道:“罗三哥,好大哥,我不是已经付过聘金了么?”

    石左寒的嘴角还是那般冷峻,道:“我可什么都没瞧见。林熠,你有看到么?”

    林熠忍住笑,应道:“对啊,说什么也是你摘花,我出力,不给点下力钱怎行,你想过河拆桥?”

    姚人北嘿嘿笑道:“盈姑娘能跑到那家破庙去撞见你,难道不是多亏我老姚的指路功夫高明?邓兄弟,做人可不能忘本啊。”

    邓宣被他们一番狂轰乱炸过后,额头上细细的汗珠都挤出来了,再看陪同而来的裘一展、太阴四煞等人似在闭目养神,自

    知今日命运注定多桀。他支吾半天,终于认命道:“各位老大,千错万错都是小弟摘花犯错。你们今日饶过我,异日邓宣必奉上厚礼回报。”白老七笑嘻嘻道:“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瞧见门口画的白圈圈没有?”邓宣这才注意到,门外的地上被人歪歪扭扭地画了个白灰圈子,他隐隐预感大事不妙,无可奈何点了点头。就听白老九道:“只要你在圈子里一气不停翻上一千个空心筋斗,咱们就放开一条道让你进去。”“一千个空心筋斗?”邓宣倒吸一口寒气。别说一千个,一万个连续不停地翻,对他也不算难事。可今时不同往昔,自己一身大红喜袍配簪花披绶带,累赘臃肿,如

    何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犹如猴子似的翻筋斗?而且是一千个。白老七见邓宣额头上冒出的汗珠颗粒又有增大,得意道:“小邓,别说我不照顾你。当年林熠这小子,骗咱们兄弟在昆吾

    山翻了几万个筋斗。千把个对你来说,那还不是一碟开胃小菜?赶快翻完了,咱们还要进去看新娘。”见鬼,都要过年了怎么还这么热?邓宣苦着脸,抬袖子也不知是在擦泪还是擦汗。一边玉茗仙子大是不忍,笑吟吟道:“算了,我看不如邓兄弟为大家唱支歌吧。”姚人北翘起大拇指道:“好主意,如此良辰美景,正该一展歌喉。”没想到邓宣居然嗫嚅着推辞道:“我、我怕唱不好。”林熠鼓励道:“没关系,就算再唱不好,你也比不上七兄、九兄的金嗓一吼吧?”白老七不以为辱,反以为荣道:“不错,咱们将就着听听便好。真要看表演,不会找堆歌星舞仙来搭台么?”白老九纠正道:“什么歌星舞仙,有咱们兄弟在,还能轮到他们登台?”邓宣无奈,看看众人迟疑道:“那我就唱了?”罗禹兴致勃勃点头道:“罗某正要一饱耳福。”邓宣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开始唱道:“碧云天,黄叶地??”而后顿了顿,紧张无比地偷看众人表情。见林熠等人一个

    个悚然动容,为之倾倒,这才稍稍放心,继续唱了下去。他越唱越投入,越唱越高亢,当真是婉转与激昂同和,豪迈与缠绵并舞。待到一曲终了,兀自意犹未尽将尾音拔高了再拔

    高,把金牛宫的不世绝学“金典梵章”的运气之法,发挥得淋漓尽致,堪称气死金裂寒不让开山祖。平息了几口气,他慢慢睁开陶醉的双眼,惊讶地发现除了林熠之外,其它的人果然让出了一条宽阔大道,都不知去了哪里。他愕然道:“林大哥,人呢?”林熠见他嘴动,收起“充耳不闻”神功**,叹口气道:“他们都为邓兄弟的歌艺折服,正蹲在沟边倾吐呢。”邓宣脸一红,辩解道:“我说过,我不太会唱歌。”林熠拍拍他肩膀,笑道:“没事。你的歌喉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你瞧我,不是自始至终都如醉如痴在欣赏么?”接着林熠一推他催促道:“快进去吧,让新娘子等急了,杀将出来可就糟糕了。”邓宣笑了笑,进了花厅。一阵应酬后,邓宣好不容易脱身来到后堂,就看花纤盈坐在一边,满身红妆,似玉如花,娇美绝伦,正盯着几上一只尚未

    打开的礼盒出神。邓宣略一思索已然明白,走上去拍了拍花纤盈的肩,以示安慰,也不必再多问一句。花纤盈如梦初醒,转颜娇嗔道:“你知道这是谁送的?”见邓宣微笑着点头,花纤盈怅然叹息道:“楚大哥刚才托了不夜岛的弟子悄悄送了进来。他不肯来出席咱们的婚宴,显然

    是不愿见到林大哥,真不晓得,他们之间为何会变成这样?”邓宣道:“虽然我也不明白,但我相信误会总有解开的一天。”花纤盈轻轻道:“但愿如此??”突然她感觉邓宣的呼吸声短促粗重起来,花纤盈奇怪地顺着邓宣的目光往床上看去,正瞧见红褥高枕间露出一对兔子长耳。她笑盈盈地抱起那只养得水润光滑、几乎体重赶超小羊羔的兔子,送入邓宣怀中,爱怜地道:“以后你们多的是机会亲近!

    小阿宣,乖,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邓宣浑身的血液都几乎在凝固,吭哧了半天终于哀求道:“我不太习惯跟一只兔子同床,纤盈,你行行好成吗?”

    正当邓宣在为自己争取床位时,有一人已悄然由木仙子打开血动岩的光门,迳自进到血奕天。陪他的,只有小青、小金和六眼灵猫。灾劫过后的血奕天满目疮痍,当日众人站立的高崖,只剩下半边残岩孤独地守望冥海。血雾冉冉波平风静,冥海似睡着的婴儿打着轻轻的鼾声。而在三个月前,它还是惊涛骇浪、幕天席地,几乎要吞没整个世

    界。这里,已看不到容若蝶留下的丝毫痕迹。林熠伫立在坍塌的峭壁凹坑里,目光巡索良久,似在追忆,似在期待。“我下去了。”他回头望了望三头魔兽,又叮嘱道:“小金、小青,帮我乖乖地看好肉身,可不准欺负新来的朋友。”小金不满地吱吱叫嚷,指手画脚,意思要和他一起到冥海游泳。林熠拒绝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们只需在上面等我回来,其它都不用管。”小金委委屈屈地点点脑袋瓜,林熠盘膝坐下,片刻之后,元神出窍徐徐飘向冥海上方,再望小金、小青和六眼灵猫一眼,

    身影投入海中。下沉约莫里许,他停住身形弹指射出一缕流光。这束光“忽”地涣散成千万丝光线,朝着深海不同的方向逸去。林熠耐心等待了一炷香,周围渐渐聚拢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冥海魔物,尽皆含着敬畏神情,远远匍匐跪拜。林熠运气吐声,徐徐问道:“你们有谁见过,近日潜伏在冥海中的一个外来人?”没一会儿,有头噬血鳌笨重蹒跚地游了过来,战战兢兢向林熠探脖点头。林熠下令道:“即刻带我前往,其它的解散。”得到林熠的大赦,冥海魔物纷纷游离,只留下了那头倒霉的噬血鳌。林熠身形一纵跃上鳌背,喝令道:“走!”说来也怪,他足尖轻点噬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