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九章 置之于死地而后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章程知道这个提议对他们而言未免有些耸人听闻,于是再次强调道:“信心这个东西,在金融市場可能一文不值,也可能是无价的。本文由 。。 首发而金融最重要的就是信誉,就是契约精神,如果政府在自己开的市场里自娱自乐,不仅违背了最基本的契约精神,还会直接影响到人们对香港市场的信心。

    更何况那点外汇基金和土地基金是属于全香港纳税人的,特区政府凭什么不惜一切代价拿它去保卫汇率、股市和期市?”

    过去几年经济高速发展,国内外汇储备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398亿美元。

    然而,有可能爆发的危机同样会波及到中国,到时候人民币会面临贬值压力,中y根本不可能拿出那么多外汇去冒险。

    李副总理摘下眼镜按摩了下鼻梁,而后又戴上示意他继续往下说。其他几位则流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从未也不敢往这方面想过,毕竟在海外做生意的绝大数中资机构,不仅没赚到钱,甚至有很多大亏特亏。

    别的不说,就新h社香港分社,八几年向中y申请了1亿美元,到周社长上任时就已经亏得一干二净了。

    想说服他们合伙趁火打劫很难,想说服他们要求未来的特区政府别吃力不讨好更难。

    既然已经坐到了这里,章程决心再努力一次,一边环视着众人,一边严肃地说道:“我想诸位心里非常清楚,不管接下来怎么做,都无法改变香港经济陷入萧条的现实。可以说这是一个死局。既然注定要死。为什么不置之于死地而后生,给香港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李副总理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问道:“章先生,你能不能说具体点?”

    “当然可以。”

    章程喝了一小口水,抽丝剥茧地分析道:“对诸位而言,在香港回归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一切,或许是一个巧合,事实上也的确是一个巧合。但在我和我的朋友们看来。就算没有这档子事,不存在这些问题,香港经济在未来的十年至十五年里,同样会出现明显退步。

    因为随着国内的改革开放,经济的飞速发展,香港对于国内就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失去作为国内与外国接触的中转站地位,退步不可避免。实际上香港以前所谓的繁荣,也只是国内太过落后的结果,如果没有国内。香港这样一座孤立的城市没有任何理由能够成为全球金融中心。”

    经济渐渐走向全球化,很多跨国公司把亚太总部设到了bj或沪江。香港的区位优势已经变得越来越不明显,包括李副总理的在内的所有人,不得不承认章程的话有一番道理。

    “衰退有外部因素,也有内因。就拿曾经辉煌过的香港电影打比方,92年之前,香港电影在东南亚市场占很大份额,甚至与美国片并肩而立。遗憾的是整个行业没有一点危机感,沉溺于这种繁荣中,不知道在同一时期,美国电影已经历了翻天覆地的自我改造。

    正在全球热映的美国大片《泰坦尼克号》,掀起滔天巨浪,创下21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纪录,而香港市场上的华语片冠军《一个好人》仅有4500万元。”

    章程紧盯着李副总理的双眼,继续说道:“制造业也一样,往国内转移的那些中小企业,由于在用地和人力成本上占到了便宜,没有了生产线升级改造和技术研发的迫切性,已经被韩国、新加坡和台湾拉开了很大差距。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出现危机不是一件好事,也并非一件坏事,完全可以以此为契机,来个涅盘重生。”

    香港的近千亿美元外汇储备和土地基金不动,而是用来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拉动经济,提供就业机会,以及像他和他的nb电气几年前所呼吁的一样,大力支持香港经济转型。

    李副总理虽然不是管经济的,今晚来这里只是受几位大佬的委托,但作为领导人之一,他对香港一直很关注,对香港的情况并非一无所知。

    听完章程发自肺腑的话,他若有所思地说道:“章先生,从长远看,你提出的这些建议非常稳健。关键是我们不但要考虑到未来,更要顾及到眼前。要知道财经小组预测的几千亿损失,那还是保守估计,而一旦局势失控,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如果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又何谈破而后立?”

    对他而言这的确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经历过一次风暴,对东南亚经济在风暴过后飞速发展,香港经济却一蹶不振而非常惋惜的章程,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他放下杯子,侃侃而谈道:“李副总理说得是,但我们同样要注意到,香港外汇储备697亿美元,再加上由金管局另立帐户管理的土地基金外,总值达820亿美元,居世界第五位。而且香港还是一个在国际上为数不多的没有外债的地区。

    这一点与泰国、印尼、菲律宾和韩国等其它东南亚国家不同,更何况背后还有国内这个坚强的后盾,情况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儿去。当然,也不是除了保卫汇率之外,对股市真坐视不理,完全可以整理一份必救清单,在关键时刻和适当价位托一下市。”

    必救清单、适当价位,这两个关键词很耐人寻味。

    想起下午刚看到的那份报告,人行领导忍不住问道:“章先生,我注意到nb电气正在抛售已交叉持有好几年的香港企业股票,不知道李先生和顾先生他们对此是怎么看的?”

    明知道继续持有股价会大幅缩水,不抛就成傻子了,事实上不仅吴金华在他总裁任期的最后一天作出了抛售决定。鑫盛投资甚至在恒指15000多点的高位。利用几年前就秘密建立的几十个账户大肆沽空港股。

    章程并没有感到意外。李先生和顾先生等香港富豪也没有就此事给他打电话,见人行领导提起了这事,他若无其事地说道:“抛售香港公司股票是公司行为,我不知道也不会去过问,至于李先生和顾先生等香港商界的老前辈,早在去年的诺贝尔晚宴上,我就跟他们谈过对香港楼市和股市的担忧。”

    去年就在做准备,人行领导彻底服了。不禁苦笑道:“章先生,你们真是未雨绸缪啊。”

    “算不上什么未雨绸缪,只是公司管理层比较善于听取专家意见,比其他公司多一些危机感罢了。”

    人家到现在还没吃晚饭,李副总理很过意不去,干脆提出了最后一问题:“章先生,回去后我会向中y和国w院汇报你刚才的建议,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一旦危机爆发并波及到香港,鑫盛投资、钻石资本和nb银行可不可以为特区政府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吴金华将要出任第一届特区政府的政务司长。nb电气应该不会落井下石,但股权和资金来源复杂的鑫盛投资、钻石资本和nb银行就难说了。他们就是吃这碗饭的,你不能要求他们放弃高额收益不趁火打劫,不能要求nb银行不给国际对冲基金提供贷款,因为人家要对股东负责。

    相比这三个财大气粗的投行,索罗斯也只能算一条“小鳄”。

    尤其钻石资本,在麦特布王子的经营下,已成为独立于主流金融业之外的伊s兰银行最亲密的合作伙伴,由于其在美国风险投资和股票期货投资上的骄人业绩,只要王子殿下愿意,随时可以筹集几百亿美元,而且人家是与银行合伙做生意,连利息都不用出。

    章程岂能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立马笑道:“这一点李副总理大可放心,这个世界大着呢,并且接下来的投资机会非常多,我想丁总、王子殿下和齐默尔曼的目光不会光盯着香港。”

    他说得是不会光盯着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