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二0章 突发事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羞死了,人家还是闺女身讲这些,顾琼骂常辉:“死常辉……”

    “骂他才对!”常辉看着顾琼手指齐昊,“下种是他的事,是儿、是女、是双胞胎,你下任务齐厅长才有压力,有压力才知道展劲!”

    “哎呀呀,死常辉!”展劲的话都讲出来了,顾琼连羞带怒,就只骂得会这一句。

    一桌人轰的笑起来。

    家和来的人都是顾琼的下级,这个时候也不管顾琼是不是领导,常辉的意见大家一致同意。

    汪志才更甚,要求顾琼当众给齐昊下达任务,要是齐昊拒绝完成任务,一众人可以帮着齐昊完成任务什么的!

    哎呀呀!顾琼哪听到过这些肮脏无比的话啊,他们主动申请帮助齐昊完成任务,不要脸,流氓,阿非,这些人一下子怎么这样恐布怖啊!

    顾琼在体制内做领导头脑反应何其快,她那张嘴巴常常把完不成工作任务的领导批得哑口无言,可今天被常辉、汪志才等人一折腾,毫无还嘴之力。

    顾琼要么骂死常辉,要那骂死汪志才,要么傻笑,还求助齐昊,齐昊却对她一点也不支持,让她孤立无援,做新娘子原来这般无奈啊!

    常辉盯住顾琼不放:“新娘子,还不下达任务,这可是一切工作的重点和中心,必须任务明确!”

    还是重点和中心呢,顾琼看着齐昊扑哧笑起来,随即娇嗔道:“都是你!”

    顾琼无言面对他人。只得找齐昊的岔子,可顾琼不找齐昊的岔子又能找谁的岔子呢!

    顾琼找齐昊岔子,反到被常辉抓住把柄。常辉对齐昊道:“新娘子说了都是你,新郎倌,讲下目标任务吧!”

    齐昊转脸面对顾琼,笑得好灿烂:“还是你讲吧!”

    顾琼见齐昊也在打趣自己,张嘴就道:“有我什么事!”

    “怎么没有你的事呢!”常辉一下子又抓住了顾琼把柄,嚷道,“你是土地。齐昊下种子,没有土地种子下到哪里去,怎么说没有土地的事呢!”

    顾琼给羞得。死常辉、死常辉的骂起来,一桌人给高兴得闹翻了天。

    一桌二十多个人主要是家和市的人在笑闹,交通厅的人表现有些沉闷,家和市的人都比较年轻。朝气蓬勃。交通厅的人除了邱文外,都是五十多岁的人,邱文也不小了,四十多岁,袁洋到也年轻,但不是交通厅领导,只是主持工作的交通厅办公副室主任。

    袁洋与齐蕊的恋爱关系已经公开,再继续担任办公室主任已经不合适。省执政党组织部已经决定,袁洋下派到县上任执政党副书记。

    邱文路面硬化工作快要结束了。回厅里继续担任办公室主任。

    交通厅这边的人很是羡慕家和市一众正、副厅级领导,他们起步时有的是工作员、副科,跟着齐昊几年下来都正厅、副厅了,要是齐昊早来交通厅几年,也许他们又是不同的命运,要在体制混,跟人重要啊!

    交通厅的人敬酒比较正规,身体站得笔直,彬彬有礼,话也讲得文雅:“齐厅长、顾书记,你们一个英俊潇洒、一个天姿国色,天生一对地造一双,人间绝配,祝你们携手共进、比翼齐飞,为察省两个文明建设做出更大成绩!”

    顾琼很是尊重交通厅的领导们表情,频频向交通厅领导举杯:“谢谢,谢谢!”

    家和市那边的人,顾琼敬酒不吃,当然,常辉他们只敢调笑,罚酒还是不敢叫顾书记吃的。

    一大桌人正闹得欢喜,齐昊电话响起来,看,吕书记的,忙接起:“你好你好,吕书记!”

    “小老弟,你真不简单啊,居然把顾省长的千金弄过手了,哈哈哈哈,恭喜恭喜!”吕书记好喜兴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的?”今天上午与顾琼领的结婚证,家和市常辉组织的人,交通厅的人是齐昊两个小时前才通知的。

    吕书记说:“还不是诸葛书记告诉我的,问我知不知道这事,我说不知道,我去老爷子家,看样子老爷子也不知道,就打电话过来了。

    齐昊说:“事情太仓促了,没来得及告诉爸妈,身不由己啊!”

    “其实你们早就结婚了!”吕书记说,“还记得你结婚那晚我看天相吧,左看右看,你都是娶的两个老婆,我当时觉得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谁能想到,新娘的伴娘是你老婆,这就是天意啊!”

    齐昊当然记得吕书记讲过这事,不过他不相信天相什么的,不当回事,他说:“看来天相这东西值得研究啊!”“不是我骄傲小老弟!”吕书记大剌剌声音,“恩克宁主义我是一窍不懂,叫我住党校,老师怎么讲我也坐飞机,不过这风水、天相,我不能吹精通了,百分之九十几的把握还是有的!”

    “真的啊!”齐昊故作惊讶声音。

    “我还能骗你!”吕书记大言不惭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