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六九章 上帝的惩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因为缺粮而造成的混乱让弗拉基米尔同志和社工党高层们头发愁得都快白了,他们实在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好在俄国有着广袤的森林和海上渔场,在森林里猎杀点小动物,在波罗的海和巴伦支海上捞点鱼什么的还能挺一阵,另外威廉也咬咬牙从自己国内挤出点粮食来偷偷摸摸给他们送去,总之就是竭尽全力维持,只要再维持到土豆收获就算挺过去了。≥

    当然在他们看来,造成这种局面的除了中帝国主义者对人民政权的绞杀之外,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俄国人民觉悟太低了,他们为什么就不能为信仰为主义咬咬牙坚持着呢,虽然饿肚子很不舒服但有信仰支撑难道还怕饿肚子吗?思想,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一边想尽办法增加国内食品供应,社工党也加大了宣传力度,天天大喇叭,大字标语,反反复复向人民群众强调困难是暂时的前途是光明的,为了ge命,为了胜利,我们必须忍受一下饥饿,粮食要定量供应,发粮票,每人每天限购多少,另外所有农村余粮全部交公,然后由人民gong社搞大食堂,无论工人农民都去吃食堂,弗拉基米尔同志亲自带头宣布他每天要少吃一顿饭,不到胜利绝对不吃肉,同时号召广大俄国人民都每天少吃一顿饭共渡难关。

    因为这些有力的措施,俄国倒是的确暂时稳定了下来,不过俄国人对社工党的离心倾向也越来越严重了,尼玛,跟你们混就是为了吃饱饭,现在居然还要我们少吃一顿,那我们凭什么不去找能给我们吃饱饭的?虽然这种情况是中国侵略者和白俄政府的轰炸造成的,但你们不弄死人家尼古拉两口子,中国皇帝和小沙皇能打咱们吗?说到底还是你们社工党自己搞出来的。

    老百姓是会用脚来投票的。虽然社工党严防死守,甚至对于叛逃者采取就地枪决的措施,但还是拦不住大批俄国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跑去向敌人投降,甚至军队里面都出现哗变情况,整个俄国一片风雨飘摇。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土豆收获季就到了,看着农田里那一片片枯黄的土豆秧,弗拉基米尔同志终于松了一口气,而即将摆上餐桌的烤土豆也同样让俄国老百姓的逃亡情况得到了极大缓解。

    不过就在这时候,天上的中国飞机数量也越来越多了。一开始俄国人还担心是来扔凝固qi诱弹的,但很快他们就放了心,这些轰炸机只是在俄国上空不停地转悠,并没有投下凝固qi诱弹,估计连杨皇帝也知道这种做法不会有任何实际效果,当然这是俄国人估计的,他们可不知道这些轰炸机里面都装着各种增雨剂,在他们头顶转悠着就是找足够的厚度的云层。

    因为轰炸基地向前大幅延伸,就像解放者这样的。有足够的滞空时间,从涅沃罗日起飞的轰炸机就是跑到圣彼得堡转悠俩小时再返航都足够了,至于增雨剂用不了多少,分批使用足够保证不间断巡逻在俄国人头顶。更何况还有一部分是从斯德哥尔摩起飞的,现在瑞典王国也加入了联合**,这些可以保证在圣彼得堡上空巡航六小时。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弗拉基米尔同志心惊肉跳,但他实在想不出这些轰炸机是在干什么。哪怕天上下起雨来,他也没想到这雨是跟头顶的飞机有关,原本历史上最早的人工降雨技术是美国通用电气的几个工程师研究出来的。这时候虽然中国已经广泛应用甚至欧洲国家也进行过报道,但一直把全部精力投入ge命工作的弗拉基米尔同志对这种事情很难理解。

    但当圣彼得堡的大雨连下了三天后,他也觉出有点不正常了,尤其是这时候整个俄国到处都在下雨,即将收获的土豆全泡在了泥水里,为了防止腐烂,一些地方甚至不得不在没有完全成熟前冒雨刨出来。

    把一些还没枪毙或者饿死的反洞学者从牢里拎出来,然后查阅了一下历年气象记录,发现对比有记录的年份,今年的雨季不但来得早而且比正常降雨量也要大得多,出于头脑的敏锐和对杨丰的恐惧,弗拉基米尔同志立刻把这种诡异情况和那位东方皇帝联系在了一起。

    “你说中国人能以人工方式让天空下雨?”在斯莫尔尼宫内,他愕然地对一名物理学家说道,这个贵族出身的物理学家在牢里关了几个月饿得都快奄奄一息了,幸亏有这件事才被放出来给吃了顿饱饭。

    “是的,部长会议主席阁下,他们几年前就在使用了,应该是往云层洒一些能够使水气凝结的物质,但具体是什么,外界很难知道,当然就算知道了,恐怕也没有他们工业实力支撑这项技术。”科学家战战兢兢地说道。

    “把这个沙皇政府的余孽拉出去枪毙,居然敢欺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