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酒后打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今天是刘浩和大学同学十年聚会的日子。

    本来按照约定,他应该到母校的足球场和大伙儿见面的。

    但是,火车晚点了,他到达京城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自然错过了球赛。

    “唉,真晦气!早知道喝两口再登机!”白白多坐了二十个小时火车的他,到现在还愤愤不平。

    事情是这样子的,本来都要上飞机了,结果在登机时,双脚又发疯了,不停地发抖乱踢,差点没把登机梯子给踹断,害得机场保安根本不敢让他上飞机,也因此他的名字进入了黑名单。

    本想着早一天过来和兄弟们聚聚的,最后只能悲催地坐了自由自在的火车来。

    关于他发疯的双脚,得从两个多月前说起了。

    第一次发现他的双脚经常不受大脑控制,经常性会‘乱出脚’,是在一次运管部门会议上。

    当时领导正在讲话,下属们正聚精会神聆听领导的指示呢,忽然间他的脚就不由自主地乱踢起来了!

    这一踢就一发不可收拾,好比羊癫疯的病人撑不住自己的嘴,抽筋的球员无法自理自己的脚,霸王硬上弓非要把箭射出去……根本无法控制!

    踢踏声久久不息,偏偏自己无能为力,面对领导投来的愤怒目光,他也只有顺势在地上打滚装疯了……

    莫名其妙从医院回来之后,单位也立即给他放了假,但奇怪的是,好几天没那情况了。

    本以为没事了,高高兴兴和老婆在床上准备庆祝一番吧,没想到happy到一半时,那毛病又犯了。

    如果姿势是活塞运动吧,那还是好事,偏偏这厮喜欢玩直升飞机,还是他在下面的那种,结果一脚就把他的老婆给踹下了床,接着又是无休止的乱踢……

    起初他以为自己得了关节炎,就跑到中医那里看了看,可是中医摇了摇头。他不死心又跑去西医那儿做了检查,结果诊断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是自己的脑子坏了?

    这下他懵了,到底怎么回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乱出脚的毛病越来越严重,发病频率越来越高,以至于一个小时就来一次。回去上班肯定是遥遥无期了,就连晚上在床上睡觉,他都得用两根绳子把他的双脚绑在床沿上,要是还想happy一下,那还得在大腿上多绑两根粗一点儿的绳子……

    这下他可真绝望了……

    说也奇怪,那天他大白天借酒消愁,喝了很多红酒,身体反而没有任何异常,而且精神得很。

    按理说,喝了那么多酒,至少精神是极差的吧,他却生龙活虎的。

    恰逢当天有朋友组织球赛,叫了他,他也就跟着去玩儿了。

    比赛中他负责开角球,结果意外发生了。

    那双不听话的脚,居然把足球直接踢进了球门里……

    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罚第二个角球的时候,皮球再次钻进了球门!

    一场比赛连续两个任意球破门的话,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成就,连续两个角球破门?那用奇迹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以刘浩的脚下技术和身体条件,也就是业余水平里的三流水平,压根儿不可能!

    按他同事的说法,那是因为他喝多了,瞎搞出来的,和搞大女人的肚子没啥区别。

    同事的不经意玩笑,倒是让刘浩悟了。

    指不定就因为那酒的缘故呢!

    赛前他喝了两瓶红酒。

    那红酒是上公路执勤时,一个拉红酒的货车司机强塞给他的。

    想起那四箱‘来路不明’的红酒,他越想越是有些光怪陆离,疑点重重。

    其一,包装上的文字,在网上无法查询,难道是来自天国的文字?

    其二,那红酒的味道,和别的红酒味道区别很大,更像是葡萄糖?

    其三,那酒咋喝都不醉,明明身上酒精味很浓,却为啥越喝越清醒?

    其四,为毛喝了那酒,脚不乱踢了?

    其五,咋床上运动也……足球运动……

    是的,他把这件光怪陆离的事情,最终归咎到了红酒的上面。

    之后,但凡他的脚控制不住,他就喝一小杯红酒,然后双脚就听话多了,正应了那句广告台词:“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最让他兴奋的是,他终于能在他最钟爱的足球运动中一展所长了,那种指哪打哪,一踢一个准的快感,让他在足球场上找回了久违的快乐,犹如男人在女人面前找回了雄风一般。

    但问题又来了,喝惯了红酒,脚是听话了,但每隔一个小时不喝的话,他的脚更不听话了,到处踢……

    脚瘾治好了,酒瘾上来了。

    但他宁可一身酒气,也不愿一身脚气啊!

    所以他干脆把家里那四箱红酒,加入新的葡萄和酒,重新兑换成了十桶红酒,方便他当成药物来喝,就目前的情况,医生无法给出治疗方案,他也只能这么将就先过着,哪怕药物总有喝完的一天……

    “唉,间歇性帕金斯症”,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酒之后,刘浩自我嘲笑了一把,随后眯起双眼,认真端视了一番手上这瓶自己特制的药酒,有些迷茫和无奈。

    “亏了,这路上得喝掉多少啊!这可是我的命根子啊,”随后又一个劲地摇头,吐了口浓郁的酒气后,他看了看手表,时间都快六点了……

    赶到‘大苹果’时,饭局吃了将近一半,每个人的脸上都盖着红章,显然是酒也喝了不少。

    尴尬的是,他走进包厢的时候,大伙儿都没认出他来。

    “服务员,再给我们上两瓶二锅头!”背对着窗子坐着的一个漂亮男子扯着嗓子叫道,两道通红的目光正是对着刘浩。

    刘浩微微错愕,心道这不是老大王靖吗?居然把他当服务员了,老子今天穿的真那么公仆特色吗?一看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连自己兄弟都认不出来,怪伤他心的。

    “啊!这不是耗子嘛!”

    幸好蔡进的眼光犀利,一下子就把刘浩给认了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