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八章 风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天东京就下起了小雪,细碎的雪花悠悠在天地间飘荡,让古色古香的城市景色也变得朦朦胧胧。一辆马车从街头缓缓驶向郭府旧宅。

    雪中依然隔三五步就有人,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的汉子在纷飞的街上随意地走动。府门前的披甲武夫走上来几步,看向刚刚翻身下马的宦官问道:“杨公公,车里是什么人?”

    宦官拿出一张纸条,说道:“这车不能搜查,开府门。”

    武夫看罢纸条,二话不说转头招了招手。陈旧的木门便“嘎吱”一声打开了。

    待马车赶进院子停下来,院门也随之关闭。片刻后,车上走下来一个女子,戴着帷帽把头遮得严严实实,身上穿着一件黑色毛皮斗篷,丝带紧紧系在脖子下面。只有露出的鞋子才让旁人知道她不是一般的女子,连鞋子上的绣花都是金线镶嵌,显然非富即贵。

    “沈夫人,请。”宫里的大宦官杨士良也客气地说道。

    一个清幽的声音道:“有劳杨公公。”

    沈夫人即陈佳丽,她应是整个大许朝甚至全天下最有钱的女人。

    宦官带着陈佳丽来到湖畔木屋门口,便默默地退走了。此处略显古朴的房屋,周围连一个人也见不着。她正要走进门,便听到里面一个男子的声音道:“这房子临水不靠山,湿气重,风水先生也说不适合起居。可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要图通风采光风景好,就顾不得别的。”

    ……陈佳丽走进门口,款款行礼道:“妾身拜见陛下。”

    “沈夫人免礼。”郭绍坐在几案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

    她总算把手从斗篷里伸出来,去取头上的帷帽。白如凝脂的手,指甲上画着红艳的花纹,无名指上戴着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戒指,与黑色的斗篷反差极大,就好似黑夜里忽然看到了烟花。她动作无力地摘下帷帽,又缓缓解身上的斗篷。

    “我这样独身幽居的人,原不该与男子相会,无奈圣命难违。”她颇有些委屈地说。

    郭绍玩笑道:“便是大臣家的诰命夫人,朕不是想见就见?沈夫人脱一件遮雪的斗篷,能让朕觉得好像在看夫人宽衣解带一般紧张,当真有趣。”

    陈佳丽娇_嗔道:“陛下……”

    但他不会否认陈佳丽矫情,反正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其实她能把一件小事做得那么有意思,何尝不是风情?郭绍一向觉得已经对什么都疲惫厌倦的女人才无趣。

    陈佳丽取下帷帽后,脸上竟然还有一层半透明的丝纱……郭绍相信那玩意的作用完全不是为了遮挡她的“倾世容貌”,且不论比她更美艳的周宪也没她讲究,便是她穿的那件粉红袒领里衬,虽不是低领,却把锁骨下雪白的一片肌肤都露出来了,甚至还有沟。岂不比露脸更甚?

    没有了斗篷,陈佳丽一身珠光宝气的装扮便出现在郭绍面前,精细的丝绸与白净的皮肤,使得她一身打扮美艳夺目,却不显俗气。艳丽精致的陈佳丽出现在这座原本是门阀别院的房子里,也好像是仙子落尘间,把周围的环境衬得黯然失色。

    陈佳丽相貌身段都不错,但她的美艳,与周宪和金盏都不同,她确实全靠名贵装饰打扮雕琢出来的。谁叫她的财富八辈子都花不完?

    “妾身非矫情,只不过扬州官员不久前才为妾身修建了一座贞节牌坊。”陈佳丽幽幽道,“妾身没说错的话,这等表彰要朝廷准奏,奏章是陛下批的罢?”

    郭绍摩挲着额头,“请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