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冬季王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诗呢歌的竞技场头一天开张,没有太多敢于冒险的顾客,这让对竞技场当做金币摇篮的马赛伯爵有些失落,早已将期望值压到很低的奥古斯丁相对要平静耐心,安慰这位阿尔法城主再等一段时间,当时,被伯爵打友情牌拉来参与参观角斗的朋友们都已散场,奥古斯丁和胖子城主走到竞技场中心,地上一具牛头人酋长的尸体刚被拖走,哪怕阵亡,迎接缪斯客人的下场依然是被制成标本,然后拿去法条橙拍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奥古斯丁蹲在血迹斑斑的竞技场土地上,抓起一把泥土,轻声道:“马赛,富有黏性的土壤才能长出果实,放心吧,玛索郡的凯撒金币都会流入这里,我单纯以合作伙伴的身份向你保证。”

    臃肿肥胖的马赛伯爵本想跟着大执政官一起蹲下去,但碍于体型,就放弃这个挑战,尽量弯腰,笑道:“奥古斯丁,我相信你,真的,不止因为你是秩序长。马赛不是傻瓜,这里是玛索郡富人唯一的选择,即便没有精彩活动,他们也会涌进来,何况这里还提供了比密西西竞技场更丰富的节目,换作是我,第一次出于谨慎,第二次出于犹豫,第三次,肯定愿意前来黑天鹅湖找乐子,在玛索,还有什么事情比主动成为一名诗呢歌的客人,更有归属感?成为康迪家族邀请名单上的人物?已经过时了!”

    奥古斯丁站起身,拍拍手,说了一句很跳跃的话:“灰熊赌盘的赌注越来越小了。”

    马赛伯爵颤抖了一下挂满肥肉的下巴,阴沉笑道:“在丢勒伯爵去见上帝后,我们玛索的贵族老爷们可都担心自己是下一个丢勒。”

    奥古斯丁拍了拍阿尔法城主的宽阔肩膀,提醒道:“拉姆大主教,哦,已经是都主教,在朱庇特城混得不错,但是那边有太多眼红他的高级教士,在怀疑拉姆的‘贫寒’,在那边想要离红衣大主教更近一些,需要很多你眼中的‘子女’,这个时候,你如果能表现出一点点慷慨,远比平时要跟能体现你对友谊的重视,跟一位未来的督主教甚至是红衣大主教做朋友,短暂的支出是明智的,而且是必须的,马赛,我和拉姆是朋友,和你是朋友,但这不意味着你和拉姆就已经是朋友了,这需要你自己去证明。”

    马赛伯爵认真思考后点头道:“我明白。”

    奥古斯丁瞥了眼伯爵的肩膀,华贵衣服沾上了尘土,笑道:“抱歉,弄脏了你的衣服。”

    伯爵哈哈笑道:“这是马赛的荣幸。”

    奥古斯丁犹豫了一下,问道:“马赛,想不想去做一名郡省行政长官?”

    阿尔法城主眼神炙热道:“当然!”

    奥古斯丁微笑道:“玛索郡的现任行政长官在朱庇特城那边结下了很多有分量的友谊,这不现实,但如果是黎塞留郡省的话,我可以帮忙。”

    胖子立即神情僵硬,黎塞留郡省?那个郡省首富到了玛索这边还不如中等贵族的可怜地方?据说每次那里的郡省长官参加帝都长官会议都是一场悲哀戏剧,不被同等职位的官僚视作朋友,连财政机构里拿低级薪水的小官员都敢给白眼,马赛伯爵可不希望成为这样的帝国笑话,尤其是对于他这种把凯撒当做父母、波旁当做亲戚的城主来说,去土壤贫瘠的郡省与贫穷为伍,简直就是自杀。奥古斯丁不用去观察这个势利胖子的神情,就知道是如何的不情愿,只是轻轻叹气道:“要成为一位不被诟病的帝国财务大臣,履历表上必须有成为郡省长官的资历,这是未来帝国财政管家该有的远见。而且还有个你不知道的秘密,马赛,黎塞留郡省地下有大规模的矿石,只是开采比较困难,这只在守夜者的几份机密档案上出现过,连帝国都不知情。有一定的风险,前去那里赴任的行政官大多并不富裕,无法亲自带头挖掘那一座座黑金宝藏,也说服不了银行家们去冒险,但如果是你,困难就不是困难,事情会简单很多,一旦被成功开采出第一座矿山,就会有无数的跟随者冲进黎塞留,捧着凯撒求你签署开采协议书。到时候你的评价不但是一位愿意去帝国最落后郡省挑起重担的优秀贵族,而且还是首位给黎塞留郡省带来财富的行政长官,很快,整个帝国就会开始注意你,恐怕连皇帝陛下都会记住你的名字,到时候,就会有一封引荐信摆在他的书桌上,署名当然不是我,而是波旁或者克拉夫家族的某位大贵族。”

    马赛伯爵开始眯起眼睛真正考量这个冒险的可行性,奥古斯丁还是没有去打量他的脸孔,就知道此时胖子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这个小动作,意味着聪明的阿尔法城主已经动心了。奥古斯丁故意遗漏的真相是,守夜者繁杂档案中的确有一些有关黎塞留郡省孕育着丰富矿产的珍贵报告,但是开采难度,超出这个时代起码半个世纪,在地质复杂地表极易陷落的那里,最常见的空场采矿和充填采矿不被现实允许,正因为如此,连朱庇特大帝都曾自嘲说过一句“起码,我的孙子会是个比我更富裕的皇帝”,所以马赛伯爵除非运气好到找出一两座离地表极近的幸运儿,或者能在黎塞留郡省耐心逗留五十年,否则一切都将是个“小遗憾”。

    马赛伯爵试探性问道:“我能考虑一下吗?”

    奥古斯丁笑道:“当然,这是一件大事,我给你足够的时间去衡量利弊,这才是朋友。即使你最终拒绝冒险,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友谊,说实话,在玛索,我的朋友太少了。”

    胖子松了口气。

    奥古斯丁转移话题,问道:“你的朋友有看中的女孩或者少年吗?”

    这是诗呢歌燕子和乌鸦们第一次出来“觅食”,奥古斯丁很想知道战绩和成果。

    马赛伯爵笑道:“有啊,只是不敢下嘴,怕惹恼了秩序长。”

    奥古斯丁阔绰道:“没关系,如果有看中的,就领回去,只有不送回来一具尸体,我都可以接受。”

    马赛伯爵疑惑道:“真的?”

    奥古斯丁点点头。

    马赛伯爵嘿嘿笑道:“那我回去后给朋友们传达这个好消息?”

    奥古斯丁伸手拍去胖子肩膀上一些尘土,笑道:“马赛,你的朋友,就是我将来的朋友,请把这句话一起帮我传达。”

    马赛伯爵会心一笑,眼睛又看不见了。

    奥古斯丁望向白象城堡方向,感慨道:“下次见面,可能就是在那里了。”

    已经得知白象城堡被划入黑天鹅湖版图的马赛伯爵到现在都感到一种持续的震惊,连野蛮人都屈服于秩序了,玛索郡,是真的没谁敢对身边的年轻男人说一个不字了。

    奥古斯丁没有送行,马赛伯爵按照规矩有些艰辛地步行走出黑天鹅湖,在仆人搀扶下气喘吁吁登上马车,心情燥热而冰冷,一半是因为那个从中等城主成为郡省长官再成为帝国财务大臣的美好愿景,一半是对于诱惑的本能理智,马赛伯爵的头脑跟他的体型成正比,知道跟那个表情永远温柔眼神永远温暖的执政官做交易,永远没有免费的午餐,潜意识中,他骄傲于成为玛索郡精神父亲的成就感,但惧怕于成为那个年轻叛国者子孙的傀儡,说不定哪天就被拉进地狱,连辛苦积攒了无数的情人凯撒都拯救不了自己。深陷矛盾中的阿尔法城主一下子狂喜,一下子恐惧,随着马车一起颠簸的颤抖肥肉上交织着一幅奇妙的画面,最终,伯爵掀起窗帘,看了眼山巅那座已经空荡的白象城堡,那座即将迎来新主人的野蛮人心脏建筑,喃喃自语道:“赌一次大的?要么被这个疯子拖进深渊,要么直达天堂?”

    对于马赛伯爵的好朋友来说,好消息当然是雄伟的白象城堡成为最新辖地,以及这背后皇帝陛下再次明确无误表现出对秩序的厚望以及对奥古斯丁适度信任的政治寓意,至于坏消息,因为奥古斯丁收到过老克拉夫的密信,对梵特兰蒂冈教廷的丑陋行径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新牧首虽然当初拒绝了将他开除教籍的大规模高级教士集体要求,但似乎对于奥古斯丁以个人身份与整个教廷并列《教诲》解释者也有些不满,忍耐了数年后,大概是顺从了各方面的意愿,终于开始着手撰写一份敕令,对此,教务院持有坚决赞成意见,首席国务卿歌谢尔女王和那头近一年时间都在处理福音大陆事务的雷切尔之虎,都明确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积极性,这些年始终位于帝都舆论风头浪尖的教务院头一次出现改革派

    和保守党站在同一条战线的奇观,奥古斯丁在给老克拉夫回信的时候幽默写道“教务院应该和灰熊赌盘的幕后操盘人一起感谢我”,老克拉夫暗示他是否需要联络一下庞培,反对一下这条敕令,奥古斯丁回复不用,然后告诉那个老家伙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老克拉夫也没有细问,毕竟书信来往存在太多不确定性,不管渠道如何隐私,都有风险。

    奥古斯丁这段日子里跟伊莉莎白小女王一样,都没怎么露面,在那个将近堆满五十万块多米诺骨牌的房间,奥古斯丁凭借记忆制造出一个微型的魔法阵,说它微型,是相比墓穴里的那座神话级上帝左眼,和这个魔法阵历史上寥寥数次原型的浩大规模,厚重魔法典籍中,单个魔法阵出现的次数往往与它的危险程度和构造难度成绝对正比,次数越少,涉足禁区越深,奥古斯丁为此在整整一个月内付出了二十公斤鲜血,不论脑力消耗还是身体代价,都要比他两个亲手复制的最大成就魔法阵“斯嘉蒂灵魂挽歌”和泰坦边境召唤出母皇,要更加巨大和黑暗,魔法阵一般而言分为三种,线形,粉末和实体,第一种需要两根魔法杖,一根材质真实的法杖,一根则是魔法师的第二法杖——咒语,这类魔法阵,最简单,但最能体现魔法师的实力素质,当然也是最合适实战;第二种,需要用各类昂贵珍惜的魔法元素去支撑,已经被玛雅雪山神庙确认的金属元素有二十四种,非金属元素三十一种,“混沌和顽劣”的暗金元素有六种,它们的不同硬度,稀有性,熔点,活波度,亲近性,可燃性和交-媾度,都是严肃复杂的学术专题,多种元素的排列组合,充满绚烂的未知性,至今仍然没有魔法师敢说自己真正掌握了最系统的元素理论。像斯嘉蒂灵魂挽歌,就是这两种魔法阵的漂亮交-媾,至于实体魔法阵,上帝左眼是最佳例子,而奥古斯丁悄悄进行的行为,有些游走于三者边缘,是黑魔法中的桀骜和孤僻女皇,被称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