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老人与海,冬眠苏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神圣帝国的王宫引领了这个国度数十年无数个经久不衰的风潮,但宫廷本身并不奢华,论花园规模,远比不上守夜者的中枢,恍如天堂的天使花园那般气势宏大美轮美奂,论教堂数目和高度,不说教务院几座大型修道院,就连一些郡省神学院和帝都贵族设在郊区的私人庄园都无法比肩,王宫里唯一拿得出手的兴许就是那座猫头鹰喷泉,每次雨后都可以浮现一道绚烂彩虹,是帝国王宫唯一能够与其地位比配的壮丽风景,朱庇特大帝的最小女儿,雷尔夫公主从小就喜欢在这里玩耍,小时候是在父亲的怀抱仰着小脑袋,等到可以独自走路,就习惯在枯燥繁琐的礼仪课中途偷溜出课堂,不管有没有彩虹,都可以呆上一整个下午,直到勤于政务的皇帝陛下不得不亲自前来牵起女儿的小手。今天,大雨过后,雷尔夫公主就坐在长椅上,娇嫩屁股下垫着一本被某位礼仪官夫人叮嘱需要细心呵护的《苏美尔守则》,只不过身边还坐着一位在小公主心中与父亲一样可爱的亲人,哥伦王子,让公主感到伤感的是哥哥从远方战场回家后,总是喜欢皱眉头了,不管她如何努力伸手去抚平他皱起的眉头,不管她讲了多少个能让自己在床上捧肚子打滚半天的笑话,过不了多久,哥哥还是会继续皱眉,这让无忧无虑也希望身边所有人无忧无虑的小公主感到很无奈呀,这就是长大吗?长大就需要不开心吗?那长大也太可怕啦。她第一次觉得应该要少偷吃一些零食。对现在的雷尔夫公主来说,长大是一样比卡妙那个亲自骑马杀人的女皇,比最喜欢掳走公主的巨龙还要可怕的东西。

    哥伦王子在整理一份亲自撰写的手稿,书名暂定为《朱庇特城以及邻近郡省死亡表》,副标题是《自然和政治的孪生关系》,从南部归来,他就开始研究帝都和几个郡省的出生率和死亡率,但是他还在犹豫是否将这份不务正业的《死亡表》递交给父亲。他和妹妹的共同哥哥,叔本华,即帝国的皇太子,前段时间上交了一份有关帝国贵族权力迁徙的精彩论文,父亲和首相都给了很高评价,对此哥伦是很高兴的,他从小就崇拜这个被帝国评价为最像皇帝陛下的哥哥,当然希望这个保护了他无数次的哥哥能够在政治上有所建树,皇太子叔本华公认是皇位的最佳继承人,被称赞为勇敢的骑士,睿智的思想家,在保守和激进中找到了黄金平衡点,哥伦王子比谁都坚信哥哥将来能够带给帝国更大的骄人成绩,而且,这个哥哥是真的很疼爱自己和妹妹雷尔夫,在上演过无数场血腥悲剧的宫廷舞台剧上,在神圣帝国这里,简直太让旁观者感到乏味单调了,但这就是站在舞台边缘看着舞台中央父亲和哥哥的哥伦王子最幸福的事情,一想到这个,刚刚授勋成为一名正式骑士的哥伦露出一个笑脸,一直在偷偷观察哥哥表情的小公主立即跟着一起心情愉悦起来,哥伦王子转头看着托腮帮的妹妹,将书稿放在膝盖上,伸手拍了拍小公主的红扑扑脸蛋,宠溺道:“雷尔夫,讲授机械原理的易罗科老师可被你气坏了,小心我们的皇帝陛下罚你抄写三遍《启示录》序章,到时候可不许找我帮忙。”

    小公主做了个鬼脸,耍赖道:“你不帮我抄写序章,我就晚上去你房间让你一口气讲十个童话故事!”

    哥伦一阵头痛,再多的故事,也有讲完的一天,他现在已经悲剧到需要自己去杜撰蹩脚的童话了,十个?这比写一本纯学术的《死亡表》还来得费神。

    就当哥伦被威胁成功的当下,一个有资格穿过森严戒备来到宫廷腹地的家伙,各自拍了一下哥伦王子和小公主的脑袋,雷尔夫不用抬头,就知道是叔本华了,翻了个白眼,没有出声。很奇怪,她从小就不怎么亲近这个皇太子,哪怕他是自己的亲哥哥,大概是年幼孩子对于骑士身上的血腥最敏感,存在与生俱来的生疏感。哥伦王子抬头笑了笑,没有亲热打招呼,但对于有些孤僻的哥伦来说,已经一点都不敷衍,叔本华对这个弟弟的脾气和脸薄再熟悉不过,将夹在腋下的一本论文集丢给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道:“是枢机主教莫泊桑的新作,只有两份,一份交给了梵特兰蒂冈信理部,一份送到了父亲书桌,父亲刚刚让我交给你借阅,来的路上翻了翻,很无聊,除了对《教诲》的解释,还有四百多个对神学和哲学问题的推理检查过程,哪怕出版,也卖不出几本。”

    哥伦王子微笑道:“对于延缓了你去对好朋友拿破仑的迎接,深感歉意。”

    叔本华王子哈哈大笑,搂过弟弟的脖子,实在是纤细,确实,一些名媛小姐都无法媲美这个弟弟的容颜和身材,太弱小了,所以哪怕小哥伦已经是一名骑士,已经参加过战争,叔本华还是习惯将他当做一个羽翼未丰的雏鸟,需要自己的周密保护,半抱着弟弟,叔本华压低声音道:“哥伦,你真的没打算接近阿佛洛狄?拿破仑虽然是我的好朋友,但你可是我的亲弟弟,我当然希望你能赢取帝国年轻月亮女神的青睐,你要能够成功,我答应你任何事情!”

    哥伦苦笑道:“你就不要为难我了,那位北奥武符家族的小姐,连你都能拒绝,我根本就是在追求者大军中增添一个不起眼的失败者,何况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太优秀了,不适合我。”

    叔本华瞪了一眼道:“没有追求就承认失败,一点都不像我的弟弟!”

    哥伦调侃道:“那你去认君士坦丁做弟弟好了。”

    叔本华愣了愣,本来已经放松的强壮双臂再度搂紧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威胁道:“小子,竟然敢调侃我了,信不信我马上去把你九岁还尿床的英勇事迹泄露给别人?”

    哥伦涨红了脸道:“反正到时候帝都也只是说叔本华的弟弟如何滑稽,我可不在乎,你的名誉受损肯定比我更多。”

    帝国皇太子气笑了,最后只是亲昵捏了一下弟弟的鼻子,叹息着松开哥伦,重新端正坐好,如果说哥伦王子的坐姿标签是恬静,是充满思考氛围的文人,那么叔本华王子则透着一股鲜明的军人色彩,毅力而坚韧,在帝国,除了庞培那个越长大越堕落的花花公子更早比皇太子上战场和杀人,再没有哪个大家族的孩子能够跟叔本华一样骑马持矛,十岁的帝国未来主人,在现任皇帝陛下的亲自教导下学会了骑术和厮杀,少年时代便骑上一匹被他驯服的海泽纯血战马,开始积攒不含水分的战功,例如这次赤色果戈理平原大战,如果不是光荣丘陵太悲壮太哀伤,后期战争狂隆美尔的表现太恐怖太吸引眼球,整个帝国注定都将被皇太子的骑士风采折服,对于这种不可抗拒的命运,叔本华倒是没有太多愤怒,除了一直不喜欢那个胖子骑士,对于隆美尔,叔本华一直很欣赏,希望能够纳入自己的青年军阵营,刚才与父亲的谈话中,他就明确表达出对隆美尔出任大军团副指挥的支持,而皇帝陛下似乎也很赞赏这个皇太子的大局观,以至于罕见心情奇佳地拿北奥武符小姐取笑儿子不是在所有战场上都无往不胜。叔本华随手拿过弟弟的《死亡表》手稿,看了几页就丧失兴趣,这些帝国底层世界的庸碌,他一直懒得去理解,对神圣帝国皇太子来说,谁掌控了贵族,尤其是那五十个大家族,谁就掌握住了帝国的权杖,所以叔本华一直致力于对王国上层建筑的搭建,目前看来,成效已经逐渐浮出水面,再没有人可以公开质疑他的视野狭窄。叔本华觉得有必要将弟弟从歧途拉回来,语重心长教育道:“哥伦,你别总是把眼光挥霍在这种小事上,这会局限你的世界观。父亲说过,治理王国,政治上的短视比生理上真正的瞎子更危险百倍。”

    哥伦腼腆笑道:“没关系,以后我只要能帮你打理一个小庄园就够了,你爱喝酒,我可以帮你培育出大陆上品质最好的葡萄园,有个好年份的话,一定能酿制出最好喝的葡萄酒。”

    叔本华指了指那个正在一座雕像下偷着乐的妹妹,雕像是一位正在聚精会神撒尿的小天使,而顽皮的雷尔夫公主正在伸出手指弹着小男孩的小麻雀,叔本华一拍脑袋道:“你比我们的雷尔夫公主更让人绝望。”

    哥伦王子开怀大笑道:“有这样的弟弟妹妹,你真辛苦。”

    叔本华摊开双手,一脸懊恼但眼神温柔道:“还有更不幸的哥哥吗?”

    在欢快温暖的谈话结尾中,皇太子叔本华动身赶往绿帕蒂海港,那里,帝国福音制造了最新的大福音,拿破仑大司祭马*满载着荣耀返航,迎接帝国的欢呼。

    雷尔夫公主看到叔本华离去,这才坐回原位,看到哥伦手中多了本书,好奇问道:“是谁的作品?是童话故事吗?”

    哥伦其实早就在父亲书房仔细翻阅过此书,摇头道:“是莫泊桑枢机主教的新作,这可是位值得尊敬的教士,不仅因为他是圣徒伊耶塔的学生,还在于这些年对帝国信仰的忠诚维护,正是他劝服了许多不信教的哲学家,他选择了一条与圣徒阿乐翰不同的道路,摒弃了神秘主义,以理智来引导信仰上严密的逻辑哲学辩论,为教义进行了这个时代最成功的辩护,这本书,就是这位枢机主教的智慧结晶,而最出彩的地方还是老人对《教诲》的进一步解释,许多被先哲冻结在古典思辨和诡论中的金子,都被他剥去了尘土,驱散了阴影,但看上去,《教诲》的解释与老人的一贯文笔有些出入,可能,我是说可能,这部分精髓出自其他人的鹅毛笔。”

    雷尔夫公主反正一直不太听得懂哥哥的言语,但还是很用心地去聆听,做他的小知音,次席礼仪官叶卡捷琳娜夫人可是说过很多遍了,优雅的小姐要懂得善意的倾听。

    哥伦回过神,歉意道:“我说了些你不爱听的东西。”

    小公主学着大人摆摆手,大度道:“作为一名淑女,雷尔夫很有耐心。”

    哥伦被逗乐,叔本华捏他的鼻子,他就去捏妹妹的鼻子,不愧是一家人,“那跟你说点有意思的,我以前听团长说过一句话:没有女人的男人,去不了天堂,也去不了地狱。”

    还是听不懂的小淑女一本正经道:“听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呀。”

    哥伦扬起手中的文稿集摇了摇,点头道:“这句话是一个团长最敬仰的教士说的,我猜想他可能就是这本书不愿署名的那个人。这句话呢,大致意思就是说女人很重要,雷尔夫,这句话你可别随便说,会让神父们很发火和困扰的。”

    雷尔夫公主啧啧道:“那这个教士,可真有学问,而且最重要的是很温柔,我喜欢这样的家伙,哥哥,他年纪多大,有没有妻子和情人呀?”

    哥伦捧腹大笑,“雷尔夫,你现在就想嫁人了?等你什么时候不爱玩小麻雀再说,这位教士,根据我团长的私下揣测,只喜欢成熟的夫人。”

    雷尔夫一下子陷入两难境地,那雕像的麻雀可好玩了!

    哥伦不愿意小妹妹苦恼,笑道:“去玩小麻雀吧,我保证不跟任何人告密。”

    小公主蹦蹦跳跳去雕像下玩耍了。

    看来比皇太子叔本华更不幸的应该是那座雕像才对。

    这里是小温情,在遥远的北大陆某地,却是惊涛骇浪,风景壮阔。

    一艘挂猩红骷髅头旗帜的标准麦典式海盗船在电闪雷鸣中,随波起伏,这艘海盗船在维京人中已经算是首屈一指的庞大,一般而言,维京海盗除了是海岸线肆虐的蝗群,天生的掠夺者,还是极好的水手和船匠,但为了能够让船只可以驶入任何港口和河流,这些可怕蝗虫的“坐骑”船身都不会过于巨大,狭小的船身才可以带来吃水浅的优势,可这艘却是海上的异端,长达惊人的四十米,船身以最粗的橡木打造而成,船只的龙骨让这件叛逆作品显得像一条货真价实的水龙,桅杆更是最大的松木,这种木头,可以在狂风暴雨中带来适度的弯曲,显示出无与伦比的适应性,很契合维京海盗这个瘟疫群体坚韧不拔的性格。此时,与风雨巨浪作战的粗犷维京人非但没有胆怯,反而都在兴奋嚎叫,每个成员除了在各自岗位上保护船只不被风浪损坏,眼睛都竭力紧紧盯着波涛中的跌宕海面,似乎那里会有奇迹发生,他们的头顶电闪雷鸣,每一名海盗都几乎被风雨打击得睁不开眼睛,但这丝毫不影响清一色健硕海盗的嘶声怒喊,太狂野了。

    那支只可以说是咆哮的曲子是维京人代代相传的古老民谣,绝不悦耳,但是足够豪迈。

    “我们来自冰天雪地的峡湾,贫瘠和寒冷不是懦弱的借口,是强者的最好摇篮。战死将步入神灵的宫殿,与先祖一同高歌饮酒。退缩将掉入深渊,永远被禁锢在冬季。死亡不过是一场旅行,为何不以英勇战死作为结局?割下敌人的头颅,剖开敌人的胸腹,灭绝敌人的子女,世间有比这更正义的事情吗?圣欧神祗一起大声告诉我们:没有!”

    体内流淌着天然暴戾鲜血的海盗们重复着古老民谣,等待着暴风雨的宁静。

    至于几乎震破耳膜的雷鸣,对于维京男人而言,就是古老神祗们对子孙的最好赞颂。

    在海盗精疲力尽到达身体极限前,风雨和雷鸣终于小去。

    大陆上最鲁莽最危险的男人集体陷入沉默。

    船尾处,一只抓住甲板的手出现在众人视野。

    欢呼。

    比雷鸣更刺耳,无数身高接近两米的男人猛烈捶打赤裸-胸膛。

    露出一颗脑袋,一张冷漠的脸庞,一头乌黑长发,扎了个最简单利落的单马尾辫,盘在脖子中。

    女人?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