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五章横行数十里,天边一剑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李晟披散着长发,盘坐在一块破木板上,由着海水波浪的推动向罗刹海市方向漂流,清晨寒冷而疾劲的海风吹在他身上,他却一副浑然无所觉的样子。

    就在一会前,杜旭传给了他一套凡人搏击用的剑法后,就带着凌云飘然远去,只留下他一人完成杜旭临走前布置的任务。李晟不知道如何度过自己落脚的礁石和罗刹海市之间上百里的广阔海域,索性不想那么多,随手将海船遗留的破木板充作筏子,任由海流推动着前进。

    就在这无边广阔的海天之间,李晟心情竟然出奇的平静下来,忘记了仇恨和怨愤,忘记的忧愁和烦恼,敞开心怀,感受着海风清新,自然之美,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

    似乎在这无知无觉间,他紧绷已久的心神,得到了某种放松,某种升华,天地焕然一新。

    在这种情形下,李晟的心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散,进入了一种神而明之,恍恍惚惚的境界中。杜旭传给他的万余言的心法流淌过他的心神,不知不觉间李晟就将身子盘踞成一个古怪的姿势,正是杜旭传下三十六幅人体图解之一。

    呼吸悠长而缠绵,一股暖洋洋的暖流至李晟的小腹升起,随着呼吸的频率,如同海流潮水一般,起伏涨落,给他的身体带来一股热乎乎的火线暖流,游走在四肢百骸,十分的舒适。

    李晟坐下起伏不定的木筏,仿佛束缚着一股巨大的力量,犹如野性未蜕的凶兽一般,咆哮的挣扎着,李晟的呼吸和这股挣扎的频率巧妙的重合在一起,只感觉自己的心神仿佛来到一个无限宽广的空间,一涨一消,一呼一吸,野性而温和的胸怀。一切生命的起源和毁灭的力量,潮汐是它的脉搏,包容是它的胸怀,那是独属于海洋的伟大和神奇。

    背上的白色奇形长剑,微微的散发着水色的光芒,和李晟体内白雾一般的真气,相互交融。相互滋润,一丝若有若无的灵性在长剑上滋生,和李晟的心神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不知不觉间,木筏已经接近了罗刹海域,一股巨大的海流至亘古就在这里流淌,为四方的海商。渔民带来便利,李晟也有幸借助这股海流,高速前往罗刹海市,但是海流带来的便利不仅仅是这些人的福利,它也为一些人带来了方便,例如——海盗!

    数十块白帆至海天之间出现,迅速的靠近。巨大和海船乘风破浪而来,迎着海流而上,掀起巨大的水花。轰隆隆的水声至李晟身后响起,一艘全副武装的巨大战船迅速逼近,上面有数十名蓝布包着头颅的水手,皆手持凶器,煞气惊人。

    李晟撇了他们一眼,恍若毫无所觉。不理不睬的盘着腿入神。

    那艘巨大的战船从李晟旁边飞驰而过,掀起巨大的浪花,将李晟栖身的小木筏推出数百米,以李晟的眼力,已经能清晰的看到上面水手黄垢的牙齿,闻到他们身上淡淡的腐臭味。

    水手中一个稍微整洁一些的首领,忽然从背后解下一张强劲骨弓。搭上一只三棱锈铁箭,噔嘞一声弦响,羽箭化为一线黑光直射李晟的心窝。

    李晟面色无常,仿佛毫无察觉一般。不闪不避,在他的灵识里,疾劲的铁箭仿佛一只笨拙的飞蛾,轨迹路径清晰可见,右手快的如同虚影一般,等在长箭的路径上,在心口前三寸轻轻夹住。

    战船上的一众水手,却没有看见这一幕,在大船上大笑不止,纷纷赞叹头目的“箭法如神”“百步穿杨”,头目大笑数声,再从背上解下一支长箭,瞄准了李晟的头颅。

    忽然他眼中寒光一闪,竟然已经看清了李晟脸上温和的笑容,任谁也无法相信,这样生活的笑容会出自一个死人的脸上。右手虚影一般的在弓弦上连拨三下,三只长箭带着凄厉的风声,分别瞄准李晟的三大要害,封锁了三丈的空间。

    李晟轻轻从背上解下长剑,仿佛像游人士子踏青游园,一般的从容优雅,甚至有时间微微的整理一番皱褶的长袍,长剑仿佛蜻蜓点水,在三只长箭上掠过,将它轻易的拨开。

    一步踏出,水波如莲花绽放,不待足尖陷入水中三寸,就是一次交替,船上的海盗只看到一朵朵水色莲花一一绽放,越来越靠近,一个白色的身影悠闲的穿行在莲花中,眼前一花,那身影已经如飞燕掠过了水面,出现在他们面前。

    剑道不是心境之道,不是出尘之道,它是你死我活的杀伐之道,不能那样的温文尔雅,那样的飘逸出尘,仙风道骨,在它温雅的表面下,蕴藏的是杀戮死亡的血腥和冰冷。剑道是杀戮,是死亡,是诸多烦恼,一切外魔,如是我斩的凛然决心,是一个生命剥夺另一个生命的物竞天择。

    无端的,李晟心里浮现出这句告诫,杜旭在临走时如是的对他说,在他眼前,海盗颈边盛开的血花,任剑锋划过的时候,他又想起了这句话。

    抬头看到船只上飘荡着的熟悉旗帜,上面以篆体字书着“海王蜂”三字,和一个描绘的栩栩如生的恶蛟,在兴风作浪。旁边"chi luo"着上身的汉子,厉声质问道:“你是什么人,敢招惹我们一窝海王蜂的麻烦!”

    这话刚出口,李晟的剑锋就悄然划破长空,一道冷厉的寒芒,沿着一条弧线划出,以一种无法言明的奇异韵律,在几人面前闪了数次,每一次都伴随着飞溅而起的血花,最后一个“烦”字落音,对李晟厉声呼喝的海贼颈上出现了一条细小的血线,下一刻,人头冲天而起。

    幻剑术,影剑术,回风落雁剑意,辟邪剑法再现江湖。

    数声碰碰的重物落地声响起,满船的水手海贼,还犹然未从惊变中回过神来,李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