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瓜分马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至于欧亚的其他四大流氓,德国方面,汉娜是林汉的“姘头”,自然没啥反对意见。倒是苏联出于“公义”(也许吧),在这事上反对林汉“民族主义”的作法,而新中国方面也认为林汉的作法过于霸道,有失形像。

    而林汉本人夸张的表演,也是他和阿尔托利娅商量好的结果,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利益交换。林汉的作为,实际上是英国人唆使的,双方是在演戏。

    英国人需要在东南亚,竖起一个类似以色列般吸仇恨的存在,好帮他们维持和加强在东南亚残余地盘的统治。

    林汉在东南亚问题上,越表现出强烈的“复仇”情绪,就越会让其他地区的分离势力感到极大的恐惧,就越不敢轻方脱离英国人的“保护”。

    作为交换条件,英国人可以同意直接将新加坡交还给兰芳——当时阿尔托利娅在床(蟹)上威胁林汉道,如果他不答应,她会就会要英国政府将新加坡交给马来西亚,并且在英军撤军时,不撤走布置在新加坡要塞上的武器装备,而是将其全部卖给马来西亚。

    全权利弊之后,林汉觉得还是扮演“极端的复仇主义者≧”获利更多,于是就答应了阿尔托利娅的要求。而这一切,全是瞒着中国方面的人,他自己作的决定。1952年之后,林汉就离开中国,一直长期居住在南芳,说什么都不肯回去——此时的中国,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正席卷着那里,林汉也是想避风头的。

    在林汉看来,只要南芳共和国继续存在,并且在英国殖民体系崩溃的过程中不断扩张,南芳就会在这里不断地吸仇恨。这是必然的。

    因为南芳的背后,是中国。

    后世中国的邻国,日本,韩国,越南,蒙古。甚至印度,为何都如此仇视和防范中国?在南海诸国,他们对中国同样也是防范不已

    原因不是和中国有世仇,也不是中国打过他们,而是因为中国是个大国,强国。周边小国恐惧大国,仇视大国,这是理所当然的——就象美国和俄罗斯,周边的国家何尝不是对他们畏惧不已。

    兰芳看似“小国”。但谁都将其当成中国的一部分,在这里成为象以色列一样的引怪者,是必然的。

    但林汉认为这并不可怕,因为兰芳在这里并不是孤立无援的。

    首先这儿的另一个“流氓”,日本就是他的“天然盟友”。虽然这个国家现在有点危险,可是日本人的吃相比林汉要脏百倍,这十年来在这里吸到的仇恨值比兰芳只多不少。

    其次就是这里的原始土著,他们正是林汉精心想要培养的“同盟军”。按林汉的设想。他会在马来半岛和加里曼丹岛这儿,最少“帮助”建立十个左右的鼻屎小国。将马来西亚彻底切成“黄豆”大的碎块。

    这些“鼻屎小国”,每个面积大概也就都是文莱大小,从几千平方公里到万把平方公里不等。他们执政者都是当地的“原始土著首领”。这些原始土著首脑没文化,不懂现代国家观念没有关系,作为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的“神明”,有义务派出人员指导他们的外交、经济和国家政策。将他们带入现代文明社会。

    当阿尔托利娅千方百计想把英国迁到澳大利亚的时候,过去一直在“静静”发展的兰芳,就是通过林汉出面“跳大神”,输入“玄武道教”和华人文化,对当地那些还处于原始状态的山间部进行文化渗透。做着“化胡为汉”的事。

    马来半岛地区因为英国看得紧,直到三年前英国人准备撤离这里时,这里的“化胡为汉”的手段才开始有所进展,而加里曼丹岛因为“就近”原则,这里早就被渗透得千疮百孔——当然,这种手段也被日本人学了去,日本方面也学着林汉,在这里暗中培养了几个信奉大和抚子部落首脑,准备将在英国人走后,也用类似的方法培养几个卫星国给自己壮声势。

    按林汉和大和抚子暗中勾结的结果,将来两国会在这里东南提议建立一个名为“东盟”的组织,按一国一票的原则,两国的势力加起来,直接就是十多张的铁票

    林汉的提案,自然遭到了拉赫曼为首的“马来预备政府”的强力抵制,英国人不也不支持这事。双方事后虽然又谈判多次,林汉表面强硬,实际上却是开天讨价,落地还钱,他以放弃强制要求当地土著势力建国为条件,除了索得新加坡完全脱离马来西亚外,还强行割走了新加坡西面的上古莱河和普莱河间的一块面积在十几平方公里大的三角洲地区——获得这块土地的意义极大,拿到了这里,新加坡就等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淡水”资源来源。(注:本时空新加坡其实是个靠近大陆的岛国,一切淡水都要由马亚西亚的河流引入,为此需要付一大笔钱给马来西亚)

    对此,林汉理由冠冕堂皇:这是为了新加坡的淡水供应安全。

    林汉的野心,当然不是获得淡水供应这一小角块地盘就能满足的。前面故作嚣张只是向当地土著表明立场,诱使他们生出“异心”。等英国人滚蛋了,马来亚地区,迟早还是得按他的意愿重画地图。

    在1958年的上半年,当英国人正在逐步撤离时,马来地区的火药味,已正在不断地加大中。

    担心自己安危的马来人,拼命地向国际求援,甚至向新中国告兰芳的状。而新中国方面对林汉如此极端的作法也提出异议,希望不要做出过渡刺激当地人的事。但此时的林汉窝在兰芳,是山高皇帝远,他回给中国方面的电报是

    “九世之仇犹可报乎?子曰:王道复古,尊王攘夷,十世之仇,犹可报也。”

    林汉过度民族主义和大中华主义的作法。引起了国内上层的一些不满,也让李润石主(蟹)席很是头痛。但是这个位面,林汉东南亚华人圈里就是“神”的存在,他本人想做什么,已无人可以限制。而现在的兰芳共和国,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