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回 桃花影落飞神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东林寺内,风雪漫天。

    在宽广空寂的佛寺内缭绕着阵阵梵音,如若洪钟大吕,敲击在人的心房之上,营造出一种安详宁静的氛围。

    李渊瞧着寺院外絮絮飘飞,鹅毛般的雪花,神态雍容的放下茶盅,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微微一笑:“据说宋缺来到长安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到席应一试天刀锋芒,弹指之间,就将席应斩落刀下,尤大姐知道么?”

    李渊说得甚为随意。

    而且话题非常有跳跃性,方才他还隐晦的透露出联姻的意思,无论是尤楚红还是独孤凤都以为李渊下一句就会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她们都在暗中斟酌着该如何回答,谁知,李渊却仅仅是轻描淡写,随便说了一下,立马就换到了下一个话题来。

    这是什么意思?

    尤楚红眉头微皱,瞧了独孤凤一眼,又暗自打量着李渊的神色,她自然也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想法,这令尤老婆子感觉非常不好,心中升起了强烈的疑惑。

    “难道,在李渊心中,对于联姻并非如我所想,那样看重?”尤楚红摇了摇头,她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猜不透啊……。”

    何止是尤楚红,独孤凤这一老一少猜不出李渊的想法,就是李渊自己也感觉到矛盾不已,在心中,对于联姻,他自然是非常希望尽快促成的,只是,这联姻的对象却令他感到难以决定。

    究竟是建成,还是世民?

    当然,可怜的齐王殿下自然被忽略了。

    不可否认,作为一个父亲的角度来说,在内心中,对于温良如玉,谦恭君子的李世民,他是非常看重。甚至是欣赏的,在三个儿子,他最喜爱的也是李世民,而在这几年里,他也看得出来,无论是李世民,还是独孤凤对彼此之间未必没有好感。

    这样看来,联姻的对象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只是,还有一点。李渊除了是父亲外,更是一代帝王,对于皇家而言,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摆在皇朝安定之下。

    正如,他虽然更喜欢秦王李世民,但依然采纳了魏征的建议。敕封李建成为太子。因为他很明白,若是长久态度不明,势必造成朝臣疑神疑鬼,不知该效忠于谁?这是该完全摒弃地,隋朝旧事犹在眼前,他岂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遥想昔年。以隋文帝之雄才大略,也犯下了这样不可饶恕的错误,虽然封了杨勇为太子,却处处偏袒杨广,这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后来杨广弑兄夺位的成功,随后,曾经强盛到了极点的随王朝仅仅数十年就被杨广败坏得支离破碎。

    若是他亲手赐婚。使李世民与独孤凤联姻的话,那就不仅仅是偏袒了,在很大程度上,若是处理不当的话,甚至很可能引起朝政不稳。

    本来天策府的势力就强盛到了极点,在天策府的光芒掩盖下,东宫一系已经有捉襟见肘地形势了,若是再加上独孤阀的支持,那么。天策府大势将完完全全的超越东宫。

    到了那时候,朝臣会如何想,置太子东宫于何地?

    就算太子最终顺利等位,也势必对天策府忌惮万分,这个位子未必能坐得稳当。

    这样看来,又似乎与太子联姻才是最佳了,既能提高东宫势力,抗衡天策府,又能稳东宫之心。似乎是一举两得。

    未必!

    究其缘由。就是李渊对李建成已经有些失望!

    首先,杨公宝库将天下豪杰。各大势力都吸引到了长安,为了维持长安乃至整个朝政的安定,李渊是将皇城侍卫,乃是宫廷三千禁军都交到了李建成手上的,由他来暂时统领,用来震慑各方势力与江湖群雄。

    这个责任固然艰巨,但得到的却是更多,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他透露给群臣地一种信息,他相信太子的能力,这才将禁卫与自身安全交给太子来守卫。

    随后传来的信息却令李渊勃然大怒!

    福聚楼前,太子亲率三千长林军,五百弓箭手围攻原随云,却不但被原随云轻描淡写的击杀了“南海仙翁”晁公错与东宫门下的可达志,最令李渊难堪的是竟连李建成也被原随云擒在了手下。

    虽然,最终李建成还是安然无事,但这却并非是凭了他自己地本事。

    “你没有死,只因本座不想杀你。”

    这是什么概念?

    作为当朝太子,这等于是在整个李唐王朝脸面上给了响亮的一巴掌,令整个王朝都脸面无光。

    李渊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觉得不能再想下去了,那股强忍住的怒气,现在又开始上升。

    “太子,你这件事实在是大错特错了,不但错误得估计了对手的势力,更将自己置身险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叫朕怎能放心将李唐交付到你的手上。”

    “罢了,朕便再给你一次机会,能不能把握便看今次宫廷夜宴上的对决了。”

    李渊双目微眯,一双温润地眼眸中隐然显露出如同刀锋一般的厉芒……

    “是这样的,宋缺与席应素来有嫌隙,当年因为席应天君的名号触了宋缺的霉头,被宋缺逼得走投无路,被迫隐迹江湖三十余载,今次复出,据说已经练成了至高无上的紫气天罗,谁知还未崭露神功,便被宋缺斩于刀下。”

    “天刀”宋缺长安之行,首次出手,斩杀邪道八大高手中排名第四的“天君”席应,乃是近来江湖中最为轰动的两件事情之一,最轰动的莫过于“夜帝”原随云福聚楼一战,不但斩杀了近来长安最富盛名地青年高手可达志,更将名动天下数十年的宗师级高手晁公错一手诛杀,连太子李建成亲率大军也阻止不了。

    这两件事早就轰传天下,尤楚红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李渊当然也清楚得很。

    他之所以要单独提出,别人不清楚,尤楚红却知道李渊定是想起了当年的“霸刀”岳山。

    岳山也是江湖中最为顶尖的高手,在那个武林时代,除了祝玉妍,石之轩,三大宗师等少数不世高手外,能击败他的已是屈指可数,却不想竟被正值壮年的宋缺轻易击败,败在了自己最擅长的刀法之上。

    岳山以“霸刀”做名号,可想而知,是一个多么骄傲自负的人物,这一次失败的打击之大是难以想象地,后来更被席应偷袭成重伤,一身武功再难发挥,最终销声匿迹了。

    一个曾经地顶尖高手,却再难使用武功,该是何许痛苦?

    李渊视岳山为大哥,自然是感同深受,对于席应的痛恨绝对不会下于岳山本人。

    尤楚红能理解李渊地复杂情绪,席应是岳山最大的仇人,现在却被宋缺斩杀了,等若是帮岳山报了仇,但另一个方面,宋缺也是岳山的仇人之一。

    “三十年前,席应就是绝顶高手,如今紫气天罗大成,未必弱于宗师级高手,却被宋缺轻易斩杀了,想来,这几十年来,宋天刀埋首磨刀堂,所得匪浅。”李渊轻轻叹了一口气,挥手道:“下去吧,朕想要单独为张婕妤许愿……。”

    “为张婕妤许愿?我看是为岳山吧……。”尤楚红脸色不变,躬身施礼,与独孤凤两人退了出去。

    层层风雪,飘落大地……

    沙沙的声音,轻微作响,迅速掩盖在风雪飘飞的天地里,一个浑身着水绿衣衫的女子踏在风雪里,在转角处蓦然驻足,凝视着前方一栋广袤的庭院。

    无争山庄!

    这水绿女子头戴斗笠,柳条编织的斗笠清雅素洁,在风雪的吹拂下飘飞,也卷起了那女子一缕缕低垂的秀发,在斗笠掩盖下,看不清面容。

    一只莹白如雪的小手手执玉箫,发出呜呜作响。

    “罢了,既然你不愿见我,我便回去陪伴娘亲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水绿女子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踏进了弄堂,絮絮风雪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又快到了桃花盛开的时节,娘亲,青璇回来了!”

    雪花簌簌而下,就在石青璇身影完全隐没不见的时候,虚空之间,四道影子如影随形的追摄而去,速度迅若雷电,偏偏身形却恍如飘在了风里一般,似乎没有半点寄托,如同幽灵一般,每隔十五丈才在雪地上轻轻一点,却是仅仅点出了一道浅浅的印子,迅速的就淹没在雪花下了。

    黄昏时份,风雪渐弱,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整个长安城都仿佛笼罩在这蒙蒙烟雨下。

    “……帝王谷主丁九重,赤手教主周老叹,魅惑宗金环真,倒行逆施尤鸟倦。”

    一张淡蓝色的纸笺在原随云指间飘落,在落地的瞬息,凭空升腾起一丝火焰,这丝火焰如周天星河下的一点繁星,除了焰色几近透明,毫无实质外,没有半点出奇之处,但却是在眨眼间,将纸笺焚烧成了灰烬,化作了空气内的尘埃。

    纸笺上的四个名字,经由慕容怜卿之口,已经传达到了亭轩内原随云与宋缺的耳内。

    对于江湖武林新生代的高手而言,这四个名字实在是没有多大的分量,但在老一辈高手心里,却无异于是惊雷霹雳,就算是睡梦中也足以惊出一声冷汗的人物,在二十年前,这四个人的凶名实在太盛了。

    当年的邪王,阴后虽然在武功上比这四人强胜几分,但毕竟是自重身份,他们的对手,只会是与自己实力相当,地位尊崇的宗师级人物,譬如宁道奇,四大圣僧,宋缺等人,夜帝昔年纵横天下,手下染血无数,然而死在手中的却无一不是高手,若是不出手时,看起来也是温文尔雅,一位柔弱清秀的少年。

    这四人却全然没有半点高手风范,一切全凭喜恶,在他们眼里,江湖好手与老弱妇孺,稚子幼童实在没有丝毫区别。若是招惹了自己,或是看着不顺眼,说杀了就杀了,绝没有半点犹豫。

    当慕容怜卿来到亭轩内,这位姿容灵秀。曾将江淮一代霸主杜伏威也迫入绝境的绝代雨师所吸引过来的,仅仅是宋缺轻描淡写地一眼。

    紧接着。慕容怜卿说出的这四个凶名鼎盛的老魔头重现江湖,并且尾随石青璇而去的消息。宋缺那恍如温玉的脸容上依然没有半点变化,古井无波,如同千万年历尽风霜雨雪地磐石,古朴凝重,但却是如山岳凝重。如渊晦涩。

    只是,等这张淡蓝纸笺陡然在一丝火焰下化作虚无时。宋缺眼中登时焕发出惊人的光彩,毫不掩饰地凝视着原随云:“先天五行神通,果然妙绝天下。”

    “宋阀主埋首磨刀堂数十年,如今首出手,就斩杀了席应,当是已尽得刀道无上真意,实在是可喜可贺。”

    原随云捻起一枚黑子,在棋盘上轻然落子,脸上尤是笑容未减,对于先天五行神通却是只字不提。

    宋缺眼中的神采迅速黯淡了下去。慕容怜卿看得暗自心惊。除了帝尊外,她从来没想过世上还有人竟能练成如此可怕地神功。

    如果说。方才的宋缺眼中神采飞扬,恍若流星,绽放出的光芒璀璨夺目的话,那么,现在的宋缺一双眼眸却是幽暗深邃,但却不是深渊一样地死寂,而是恒星一般永恒绵长,可以想见在他一双玉石一般的眸子中蕴含着惊心动魄地力量。

    慕容怜卿不得不承认,这位名垂天下数十年的武道大宗师的确是名不虚传,就算是与原随云抗衡,也绝不会在气势上落入下风。

    宋缺摇了摇头,淡淡道:“席应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席应纵横天下,横行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