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灵剑出世之同归于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笔趣阁 【 www.bqg8.cc】,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一节残忍

    就在张生赶往领村的路上,野豹已经来到他家。野豹道:“敲门。”

    听到敲门声音,美娘特别高兴,她想到一定是自己的夫君得胜回来了,肯定土匪都跑了,所以回来这么快。

    张生娘觉得有些不合常理,疑惑道:“媳妇,今天生儿怎么回来的这么快,是不是另有情况。”

    美娘道:“我也觉得有些蹊跷,可是我们总不能不开门吧。”

    张生娘疑惑说到“如果是生儿,我们不去开门,呆会他会有声音叫我们的。媳妇,这个世道乱,还是小心为好。”

    美娘原本焦躁的心就很坐立不安,又听到婆婆这样的话,她似乎更慌张了。

    张生娘看到媳妇这样,不由得也为自己的生儿着急。可是着急又有什么用。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这时,婆媳俩真的着急了。

    野豹见没有人来,于是叫道:“把门给我砸开。”

    三两下的砸门声,一道原本很漂亮的铁门就这样被砸的七零八落。

    看到这样的结局,一定是土匪来了。张生娘道:“媳妇,你赶快走,我一个老婆子,对他们没有什么用。快走。”

    美娘道:“不,婆婆,还是你走。”

    “别争了,你们谁都走不了了。”话落,野豹已经来到了上堂屋。“没有想到吧,我们会来的这么快。”

    美娘道:“你是谁,我们家不欢迎你。”

    野豹:“我是谁?这句话问得好,我原本打算在牛头山安安稳稳,过着快乐神仙的日子。可是你的夫君他不让我如愿以偿,你说说,我该怎么办?我是要听你夫君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还是拼死一战呢。当然了,不拼那就是死路一条,拼嘛,还是有一线生机的,所以,我选择了后者。看吧,我是多么的成功,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你们搞定。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来啊,把她们给我带走。”

    话落,土匪们你推我搡将美娘和她娘拉到了院子中央。

    野豹看了看美娘,发现面前这个小娘子长相很不错,就这样杀了怪可惜的,怎么也得过把瘾。于是来到张生娘跟前道|:“我原本就在这里杀了你们,但是我现在改注意了,为什么呢,都是你的好媳妇让我这么做的。”

    听的此话,看来这个家伙要行畜生之事,张生娘急道:“你要干什么?”

    野豹道:“我不干什么,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怜香惜玉,我要把她带到我的牛头山给我做压寨夫人,老婆子,好不好啊?”

    “你这个畜生。”张生娘骂道。

    野豹道:“我看你是顽固不化,应该死有余辜。”说着拿起大刀砍了下去,只见一道血喷出,一个人头滚了好远,足足有五米远。

    美娘看到婆婆被砍了头,一时急得晕了过去。

    野豹道:“把她给我抬回去,老子今夜就好好享受享受。”

    张生心里老是发慌,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他没有没喝几杯酒,就告别了乡亲们来到了家里。到家门口,乡亲们各个哭丧着脸。张生似乎晓得了。想想经过,这完全是野豹的一次预谋。不由得想到娘亲和美娘。来到院中,看到娘亲的头颅他一下软了,抱起娘亲的头大叫了起来,哭了一阵发现周围没有见到美娘的身影,叫道:“美娘,,,,,,:”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任何反映。此时,张生明白了,可以肯定美娘已经被野豹带到牛头山了。想此道“乡亲们,我张生在此求你们了,帮我将我娘葬了,我现在要去救我娘子,拜托了。”

    乡亲们无不悲哀在伤痛中将张生娘梳洗干净后放进了早已做好的棺木中。

    张生看了母亲几眼后就这样速速离开了。因为,他的美娘还在野豹手中。此时,天快黑了。

    野豹抓了美娘在天黑之时已经到了他的老窝牛头山。

    野豹兴致冲冲道:“快把这个娘们给老子带到房中,你们好好看着别出岔子,待老子吃好喝好后,老子在慢慢折腾这个娘们。

    美娘被带到一个山洞,里面收拾的整整齐齐。盗匪们怒斥道:“老实点,不然杀了你。”

    美娘的心已经死了,轻生的念头早已经在心头挂着。可是想想婆婆的惨死她不由得变得有些坚强,虽然心里在流血,但是,无论怎么样,都得试一试。于是心中有一个想法,就是亲手杀了这个畜生为婆婆报仇。此而变得神态安静,就等野豹到来。

    野豹大约在半个时辰来了,而且一股酒味。

    “美人,老子来了,老子要你好好服侍我,一高兴,老子就放了你,怎么样。”

    美娘没有说话,而是在找机会下手。虽然手无寸铁,就算咬也要把这个畜生咬死。

    “美人,你怎么不说话,好,你不说,那就是默许了”说着扑到了美娘身上,死死的压着美娘。美娘奋力抵抗,可是无济于事。一个软弱女子怎能抵抗的了野豹的强压硬施。“美人,别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就从了我吧。”美娘吐了一口痰道:“你休想。”说着要咬舌自尽。野豹手疾眼快两下点了美娘的穴道,美娘此时无力动弹,任由野豹凌辱。

    天刚刚亮,张生也来到了牛头山脚下。手握乌金剑施展轻功从侧山腰迅速的来到了山顶,剑舞四方,剑气飞魂。顿时山顶的建筑物倒塌毁于一旦,因此不少的盗匪死于非命。

    张生大叫“野豹,你这个畜生你给我出来。”边说边打,山顶好似地动山摇,横石乱飞。野豹听到张生大叫,心想,他单身一人来此,他必死无疑,就让他来的去不得。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霸占这个小娘们。想此,得意忘形来到张生面前。“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一个人来。好,我就让你尝尝金鹰拳的厉害。”张生早已经气急败坏,恨不能扒了野豹的皮活吞了这个家伙。于是一道道剑气成紫气招招要野豹的命。野豹几日苦练,终于悟透了金鹰拳的要理,此而功力大增。张生的招招紧逼,野豹都一一化解。算是两人打个平手。野豹心里在放嘀咕,没有想到这个小子武功这么厉害,和前几日判若两人,难不成是他手中那把剑在作怪?如果真是那把剑,那我得小心了。不行,这样下去我肯定会吃亏,等找到机会把他的那把剑搞到手,到时候他就是再厉害也不是我的对手。想此,得意洋洋道:“小子,识相的赶快离开,否则,我就让你娘子死无葬身之地。”张生听到野豹的威胁,看来美娘还活着,于是收起了乌金剑。

    问道:“美娘在哪里?快快让她出来。”

    “别急,她活得好好的。你若放下你手中的剑,我就让你见你的娘子。”

    美娘在山洞里面听到外面的谈话,急得大哭。心里叫道“夫君,别管我,快快杀了野豹,为娘报仇啊。”可惜,她想出来,但是不能动弹。

    张生道:“速速放了我的娘子,不然,我踏平牛头山,叫你们一个不留。”

    野豹道:“既然你不顾你家娘子的死活,好,我成全你。来人,把她给我拉出来。”

    美娘被盗匪拉了出来,头发零乱衣服不整。分明是被人糟蹋了。张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娘子,你受苦了。”美娘只是看着张生,一句话也说不出。

    野豹道:“怎么样小子,你的娘子现在安然无恙你也该放心了吧。只要你放下你手中的剑,我立刻会放了你娘子。”

    张生心中无比伤痛,只要能救回娘子,也只有放下手中剑。

    如果放下剑,那么不但救不了我,还会连累夫君丢了性命。不,绝不能让夫君这样做。我不能让夫君做傻事。于是美娘使劲的大叫,可是无法有一丝声音发出。就在张生慢慢放下剑的一刹那功夫,美娘突然口吐一口鲜血,把点了的穴给冲开了。随后叫道:“夫君不要。”张生听到娘子的叫声立刻警觉起来,接着看到美娘口吐鲜血。叫道:“美娘,你要坚持住啊。”

    野豹怒道:“张生,你是要你家娘子死还是活,就看你的了。”

    张生看着美娘,于心何忍。于是道:“好,我答应你。”

    美娘急道:“夫君,有你这份情意,美娘我知足了,算我没有嫁错郎君。夫君,听我说,我不要你救我,我只要你杀了这个畜生为娘为我报仇,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说后意志坚定的咬舌自尽了。顿时,鲜血流个不停。

    张生看到美娘口吐鲜血心如刀绞,顿时怒气冲天。叫道:“美娘,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顿时剑气横扫,伴着一道紫光劈的牛头山顶横石四飞,盗匪纷纷跌落山头,摔得惨不忍睹。真是打的盗匪落花流水,几乎全军覆没。野豹见此情况,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落荒而逃。可是张生哪能让这个畜生有一丝逃跑的机会呢。剑气道道直逼野豹,可是野豹练就的金鹰拳也不是吃素的。招招挡去了乌金剑的招式,趁机还有还手的机会。由于张生思妻心痛,所以气急败坏,一个不小心,让野豹打中了一招。这一招正好打中了张生的右臂,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这一招使张生的半个身子几乎麻木没有一点知觉。野豹见张生表情迟缓,感觉现在是逃走的最好时机。心想,如果他不是占着手中剑的优势,我可能和他拼拼,可是,再说了,如果现在硬拼,未必自己会占到便宜,与其没有把握,不如留的青山在日后再战。于是施展轻功向另一个山头跃去。

    张生扶起美娘道:“美娘,你怎么这么傻,说走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什么快乐呢?美娘,你等着,待我为你为娘报仇雪恨后我就来陪你。”说着将美娘慢慢放下,又把美娘的满脸的头发拨开,让他显的无比漂亮。

    野豹轻功再好,此时他已经是受了乌金剑气的攻击,所以受了内伤,因而没跑多远,也不过来到了另一个山头。张生拼着全身的力气紧追不舍,还没等野豹歇口气的功夫,张生已经来到野豹面前。

    “畜生,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拿命来。”

    “你来了,你怎么来的这么快呀。”野豹有气无力的说。虽然说话没有多大力气,可是他知道,现在正是生死关头,再弱也不能让张生看出来。于是硬撑道:“小子,你我今日的教练,你也看出我们的力量悬殊了吧。我劝你还是放下手中剑就此言和。这样,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战,否则,我们可是两败俱伤。”

    “放你的狗臭屁,畜生,拿命来。”张生早已经听不进一丝言语,现在他只知道要了野豹的命为娘为美娘报仇。于是挥舞着乌金剑直劈野豹。

    野豹现在的武功已经到了最高境界。也许现在是他拼尽所有力气与其一搏,或许还有生还的可能。金鹰拳路路套环,招招快狠准。由于野豹的急怒,反而使他把金鹰拳打的如此得心应手。至此张生的乌金剑也是拼尽力气对付野豹。野豹让金鹰拳每招每式都得到了因有的发挥,此而威力大增,让张生防不胜防。此时野豹才明白金鹰拳第一章的要理所在。

    就在野豹沉静在思索胜利之时,有了张生还手之机。张生用上了武当剑法的第八式。这一式,也是张生从未练好的一式,突然想到师父经常说的一句话,濒临实践,剑式归一。也就是说,前七式的要绝完全可以打乱从新排序,原来这就是武当剑法的精深。

    看到在空中挥舞乌金剑的张生,野豹也施展轻功跃到空中就用金鹰拳对付张生。乌金剑的剑气与金鹰拳的拳气在半空中对峙有半个时辰不分上下。这一战可是两败俱伤。野豹极力想收回内力,因为他极力想要活着,而张生恰恰相反,他一心要杀死野豹,自己也不想独活于世,所以双方僵持不下。两人内力都全部使出,一绝高低。

    顿时双双落地,各个口吐鲜血。在落地之时,野豹中了剑气,而张生中了金鹰拳,所以两人伤势不轻,张生有些昏迷。野豹硬撑着爬起来,看到张生已经奄奄一息,就想趁机结束张生的性命。跌跌撞撞来到张生跟前,举起拳头准备一力而下打死张生。

    就在千钧一刻之时,在山顶一处传来一声大叫:“张侠士小心哪,危险,你快起来呀。”张生听到声音后,突然清醒了,可是已经迟了。只见野豹一拳打下来,照直是心脏。张生想躲是躲不开了,机智的歪了下脑袋,顺手拿起了乌金剑照着野豹,用尽全身的力气刺去,剑正好刺中野豹的心脏。只见野豹的身体慢慢倒下,一股鲜血直喷几尺高。而张生也中了被野豹打中,这一拳几乎打碎了张生的心脏。

    刚才叫张生的人现在敢出来了,因为他见到了大恶人的的确确死了。可是他也见到了他们心中的英雄也因此倒下了。他来到张生身旁,哭哭啼啼扶起张生道:“张侠士,你没事吧,你醒醒。”

    张生微微的睁开眼睛,见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道:“谢谢你、、、、、大叔,要不是你,我今天、、、、、就杀不了这个畜生、、、、、、”咳嗽了几声,鲜血不断从嘴中涌出。待稍微好些又道“我不行了,我走后请你把这把剑交给我师父,我家的案子下还有一把剑一起呈交与师父。师父在武夷山,名讳无已老人。”言落气绝。老者将张生和美娘费尽了力气葬在了一起,以表他对张侠士的敬重,三天后回张生家取另一把乌金剑交回武当。可是没有想到,来到张生家,已经是家破人亡,无奈只好赶往武夷山。

    第二节发现灵剑

    无己老人已经六十过头了,一生只收了四个弟子,张生是他的三弟子。此刻他拿着一封信,这封信就是张生前半个月寄给他的,信的内容就是张生对牛头山的一些看法。他看了又看,心中十分注重,同时心中总是忐忑不安,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于是叫来他的四弟子青风。

    青风年方十八,所以什么事情都看的蛮好玩,此而一副嬉皮笑脸样子来到师父面前。:“师父,你找徒儿有什么好差事?”

    无己老人道:“都这么大人了,别整天一副小孩样子,严肃点。为师的叫你来是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此事对你来说好比囊中取物。所以,我把这件事情交予你办,希望你不负我的一片心意。”

    “师父请放心,青风一定不负师父厚爱,定能完成任务。请问师父,这次是什么事情。”

    “我要你去见见你的三师兄。他在云州张家镇张家村名曰张生,看看他现在怎么样。见了他,你告诉他,为师的很想念他。好了,你既刻就起程,千万别惹是生非,以免节外生枝。切记,切记,速去速回。”

    “是,师父。”

    由于青风的轻功不到家,也就是张生遇害第三日才到张家镇。他有些饿了便在一家小店要了一碗面条。此时,来了两个喇嘛坐在了青风对面。他们要了酒菜肉。

    店小二跑来道:“客官,不好意思,今日我们店内不售酒肉只售素食。”

    一个小喇嘛叫嚷道:“这是为什么?怕我们不给钱?”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大定银子。

    小二道:“反正我们不售酒肉。”

    另一喇嘛岁数大些的问道:“小二哥,能说明白些吗?”

    店小二难过道:“好吧。前日,我们这的一位英雄战死了,所以我们心中都十分难过。虽然盗匪们也被打死铲除了,可是我们从此失去了一位真英雄,再也没有人能为我们披风遮雨了。”

    “那他贵姓能否告知?”

    “姓张名单字生,就在张家村住。听说他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也遭遇不测了,而且非常惨。”

    岁数大的喇嘛道:“小二,请你说仔细些。”

    小二道:“听说这个野豹十分厉害,他的武功就是江湖失传已久的金鹰拳。要不是张大侠有趁手的武器,可能还杀不了这个危害四方的魔头。”

    两个喇嘛听后,感到十分惊奇。金鹰拳的现世让他们无不惊出一身冷汗。金鹰拳乃绝世武功,无论是谁只要学的此武功,无疑武林将是唾手可得称霸武林,好在现在此人已死。可是,能将金鹰拳打败或是相媲美的武器就不是普通的东西了,这么说来这件兵器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了。正好,自己寻遍大江南北,也没有找到一件像样的武器孝敬师父。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此道:“小二,素食也行,不过快点。”话落,他将随手的持扙轻轻立在了桌子旁边。小二看到持扙没有被插进地下,而是就地立起,看来此人武功不简单。

    于是应了一声快步的走向后堂。

    青风听到张生两个字,心中顿时大乱。没想到自己还没有见到这位师傅嘴边常挂的好徒弟,尽然就这样被山贼给杀了,实在是可恨。想此,他拿起手中剑,直奔张家村。

    张村离镇子有好几百里路,青风问了好几个人,左走右拐才来到进张村的路口,可是眼前出现了岔路。正在左右为难决定走那条路,此时走过来一个中年人。青风问道:“叔,走张村怎么走。”

    中年人打量青风一番说了去路,不明白道:“张村已经被土匪屠村了,你去何意。”

    青风难过道:“实不相瞒,张生就是我师兄。叔,谢谢。”声落人已走。

    顺着道路来到张生家里,家中被大火焚烧已经是废墟一片。只有一旁打铁铺的案子还在。青风走到案子跟前,用手轻轻抚摸着案子,心中无比难受。

    就在此时,两个喇嘛也冲了进来。叫道:“小子,你来这里干什么,快走。”

    青风心中一肚子气,正愁没地方撒,见来两个喇嘛如此无理一时气愤。道:“哪来的丑喇嘛,这是我师兄家,该滚的是你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大喇嘛道:“小子,我们今天来不是和你过不去,我们只是路过而已。”

    “路过而已?说得好听,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强入民寨。识像的快走,趁小爷还没有反悔。”青风对外来的喇嘛已经忍无可忍。

    小喇嘛叫道:“小子好大的口气,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落,用功冲向青风。

    小喇嘛使用一对双钩,招招要命。青风挥动长剑,招式也是步步紧逼,打的小喇嘛步步退回,没有还手之力。大喇嘛见势,心中已经晓得,这小子武功还算可以,但是对自己来说,这小子还相差远些。叫道:“小子,识相的快走,不然我叫你有来无回。”青风道:“就你们这样的武功,还敢在这大言不惭,真是不要脸,我看你们就是癞蛤蟆出气,哈气大罢了。有本事今天你把小爷我撩翻算你本事。”大喇嘛怒道:“给脸不要脸,欺人太甚。看招。”话音落人已经用功一掌打向青风。

    青风不慌不忙用剑发功对决大喇嘛的掌力。二者的功力对决,两人的内力不相上下。其实青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对付对方,就想一招制服这个喇嘛,好了结此事。谁岑想对方的内力如此厉害,想一招结束战斗,看来是不行的,得从长记忆。

    而大喇嘛接住对方的功力时,让他感到一惊。因为对方的功力强劲有力,心中有些担忧。难道这小子真的是武林高手?他说死去的张生是他的师兄,看来他的武功也不错,算是个人物。可是,假如这个房间有自己想要的兵器,那么,就此离开岂不是便宜了这个小子。无论无何都不能放弃这个机会,起码找找看,没有也就作罢。

    青风道:“怎么样,两个喇嘛,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大喇嘛道:“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呢。小子,别太猖狂,别忘了,我们是两个人。”

    青风道:“你们两个人我又何恐惧,人多还不是草包一对。”

    小喇嘛叫道:“师兄,我要杀了他。”

    大喇嘛道:“不错,我也有此意。索拉尼,和我一起动手杀了他。”声落,一起冲向青风。

    青风第一步已经成功,也就是激将法。因为惹怒他们,这样才有赢得机会,接下来就是咋样打败对方。其实青风心中晓得,面对两个喇嘛,赢的概率几乎为零,甚至小命也会丢在这。可是不这样不行,既然第一步成功了,那么第二步就是拼死也要打败他们。他看看周围,周围什么也没有,只有眼前的铸铁案子和墙上面的窗户。窗户长宽都三尺,案子长六尺,宽三尺,一脚踹起案子起到掩护作用,然后从窗户走人,这样的安排应该是没有问题。想此,一脚踹起铸铁案子。只见案子在空中翻了几个来回,不料一道亮光随着案子在空中旋转。

    青风本想将案子踹起然后一掌推向两个喇嘛,借机从旁边的窗户离开。没想到案子下面有东西。仔细瞧去,看到案子正中有一条鉄缝,缝子里面插着一把黑乎乎的东西。这个东西虽然黑,可是明亮无比,此而发出一道亮光。

    两个喇嘛见到亮光,十分奇怪,只顾得找亮光的来源,却是没有注意自己的安慰。

    青风看清楚东西的地点,于是施展轻功跳起一把将砸向喇嘛的案子拖住,顺手抓住发黑的东西用力取出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把剑。脑中立刻就想到了刚才听说的乌金剑。

    大喇嘛见青风取走的东西是一把剑,而且发黑,心中立刻想到这把剑可能就是刚才听说的利剑——乌金剑。

    叫道:“小子,把剑还给我饶你不死。”

    青风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说着将案子扔了过去。

    第三节争夺灵剑

    待两个喇嘛躲过案子之后,青风已经从旁边的窗户跳出去走了。窗外有一条小路,径直通向后山,半路途中有一片小树林。青风想到,就在这里躲避一时,过会喇嘛要是没有追来,这也是一种休息。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两个喇嘛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青风见势躲了起来。这时候,嘻嘻嚷嚷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听传来的声音可以断定是三个人,听到传来的声音青风心中放松了警惕。这下可好,算是逃过一劫。

    声音渐进,人也就出现了。青风远远看到,三个人的体征分别以高胖瘦形容,用得兵器也是一样的都用刀。他们看到两个喇嘛后立刻警惕起来。

    个头高而瘦的一个道:“大哥,他们是西域番僧。”胖子道:“老三,我看到了,不就是番僧嘛,有什么好奇怪的,走。”不胖不瘦的道:“大哥,我们三个还打不过他们吗?这些个日子,找公孙小姐我都闲的生病了。要不大哥,今天我们就拿这两个喇嘛玩玩,也好练练手,你说呢大哥。”胖子犹豫一下道:“也罢,陪他们玩玩就当活动一下胫骨,行。二灵,喊话。”二灵叫道:“前面的喇嘛听着,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这过,留下买路财。”

    两个喇嘛听后,仔细打量了对方。大喇嘛道:“报个名号,也好认识认识。”二灵道::“我们就是川西长圣教三灵是也。这是我大哥大灵行猎,我二灵是也,他三灵瘦黄是也。”索拉尼道:“什么狗屁三灵,老子不知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活的不耐烦了,找死。”说着抡起双钩来到三灵面前。二灵道:“大哥,我来收拾他。”行猎道:“二灵小心。”说着举起大刀迎击双钩。索拉尼武功不到家,可是也能抵挡二灵。几招的较量,二灵分明不是索拉尼的对手。行猎道:“瘦黄,你去帮帮你二哥。”瘦黄答应一声后,举起大刀冲向小喇嘛。双刀对双钩可是还是没有得到便宜。瘦黄叫道:“大哥,你快来帮忙。”行猎准备出手,他要看中时机一刀就可以结束小喇嘛的生命,就在他瞅准机会,正当他出手时,却被大喇嘛拦住了。其实大喇嘛一直注意着行猎的动向,只要有对索拉尼威胁的招式他都不会袖手旁观。大喇嘛挡去胖子的一刀道:“你们这样做,不配做中原武林江湖人士。三比一也就不说了,没想到还要偷袭,简直是卑鄙无耻。”行猎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了自己还顾及什么江湖道义。我不可能眼看着我弟兄有难不管吧,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大喇嘛道:“话虽有些道理,今天我可以不为难你们,可是你们这样刁难我们,我想你们应该要付出一些代价吧。”听到这样的话语,三灵刀心中不是个滋味。二灵有些按耐不住性子道:“臭喇嘛,你想怎么样。”大喇嘛道:“我不想怎么样,我的意思就是你们留下点什么你们就可以走了。”瘦黄道:“大哥,这下麻烦了,你说怎么办。”二灵道:“有什么好怕的,士可杀,不可辱。大不了咋们和他同归于尽。”行猎道:“事到如今,只好如此了,可是这么做了,那么小姐怎么找。不行,怎么的说,我们不能把小命丢这,看看再说。”

    大喇嘛早就看出了三灵的意图,他们只是想活命息事宁人罢了。再说了,还有事情要办,没有时间耗着他们。道:“你们想好了没有,要是你们没有决策,那我就替你们决定,我可没有耐性。”

    行猎道:“也许刚才是我们鲁莽了,其实我们是想和你们比比武艺罢了,希望你们不要在意。我想你们也不会为了此事而坏了江湖规矩,从此在中原没有了立足之地。不如今日暂且就罢,以后我们说不定还是朋友呢。”

    大喇嘛想想道:“其实我并不是为难你们,我也不想和江湖朋友为敌,只是你们今天的做法实在是让人不齿。也罢,今天就放了你们,希望你们能有所觉悟。你们走吧。”

    青风听到三灵要走,想到事情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